上個月2024年 2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prev5. 事文字象淺說 7. 通變之謂事next

6. 變的概念初探

 

 

 

 

籌備占卜研習小組擬議(附件三)  作者:徐有說

 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創會之初,得有一個占例:《剝》之《比》。老同修大概都還記得這個卦例。宗旨在於弘揚周易文化的學會,要如何看待這個卦例?個人提出一些感想:

 

雜卦傳云:剝 爛也。就全卦而立論:本會之爛是怎麼個爛法?有三種走勢。

 

一種走勢是,俗意的腐壞義,〔〕終究要掉回大地,碩果了,果仁還在,只是什麼時候再次得天之育而欣欣其茂,又不知要延後到什麼時候了。

 

另外一種走勢是,君子尚消息盈虛,天行也。

 

這是什麼意思呢?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若能與《剝》卦的道體同在,做到:「(上卦的)先知覺(下卦的)後知」,「上卦的成就者,德弘大化,讓內卦的小人受到感召而變化成君子」,那麼就會出現一種:易道大行於世間的效應;這個境界就是剝道終極證成的「天行也」。

 

換句話說,天之行也,其道行乎萬古。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也可以如天之行在社會上丶在人間中,弘揚易法而易法常住!

 

能夠證成《剝》之道,則不僅外卦的【艮】體,其道光明,全卦更進一步地達到光明燦,絢輝煌,大放「易」彩。因此,我們看:剝 也。的本義,個人推定是具有〔發光發熱丶光明燦爛丶大放異彩〕的概念。

 

這一個,陽氣是不是有耗竭之時呢?煙火秀再美麗,燒光就沒有了,只留下世人若干美好的記憶。每個人都有百年之後的歸宿,老師在2050年之後還在不在世間,很難說。老師在的時候,人在政舉,老師不在的時候呢?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成立的宗旨丶精神,難道只是為了放一場煙火秀嗎?對於人類道德文明的提昇,又怎能發揮深遠的影響力呢?

 

 

當然不是,至少不應該只是〔放完煙火秀,熱鬧一場之後,大家散人〕。

 

 這兩種極大化的極端走勢,都是可能的。究竟會走出哪一種走勢呢?

 


 

首先,從剝卦的卦象看,上九爻象徵著劉老師;六五爻之動,象徵著以執行長為核心的學會理監事丶幹部。這一個六五爻就是上九與群陰丶群小之間的橋樑。

 

(如果有人因為聽到「小人」這樣的一個名相而心生不悅,心裏暗自想著:「就算我不是君子,憑什麼說我是小人」?如果有人這樣想,正是因為畢竟是【小人】。須知:易經傳之中所說的【小人】,第一義指的是【無知】,一切邪惡生於無知,之所以演成品德不良的道德義,是【小人】的第二義,是衍生義而不是本義。同時【小人】之名,是相對立說。在剝卦局中,相對於【艮】體上九陽剛,諸陰爻皆是【小人】,是相對的【無知】。)

 

我們要誠實地面對並確認的是,內卦的坤體象徵著誰?……沒錯,就是各位同修。要強化這一個觀念,我們還可以再引用「高山仰止」四個字來立論:老師,當然是上卦的高山,那麼誰是仰觀者呢?當然就是內卦的坤體,也就是諸位同修。

 

諸位同修能接受這樣的定位,確認扮演坤體的角色,然後我們進入【有攸往】這一個【概念】的環節。我們在坤卦的卦辭中,讀到的是【君子有攸往】;但是在剝卦彖傳中,讀到的卻是【不利 有攸往 小人長也】,孔子把內卦的坤體與小人作了一個意義上的聯繫,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小人之名只是一種相對說。是一種相對於艮體的先知先行者,坤體的我們雖然不是完全無知,但至少是相對的不足。故以小人稱之。

 

在相對說的說法下,若一念有所悟道,即是絕對觀下的君子丶亦即是一念佛。所以內卦的坤體,在剝卦局中,雖然被比喻成小人,但是並不妨害各位變化成為【君子】。

 

記得老師在課堂上教導我們,仁者,心之安宅也,【上以厚下安宅】的德目,相當於:剝卦的場域是修【仁】的道場。【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在一個組織裏面,最高等級的領導哲學,稱為品德領導,最高等級的品德,就是【仁】德。

 

因此,老師大德敦化之所及,我們可以引伸說:受到老師的教化影響,我們作學生的丶後知後覺的,在學問上丶在人品上,能夠有所長進丶有所成長,大概是彖云【小人長也】的真正意思。

 

為什麼老師的學生們,在易學上丶在德行上,還是沒有顯著的【長進丶成長】呢?學生們沒長進,是誰的不是?根據說卦傳,我們可以把剝卦之象,類化以:「師父引進門 修行在各人」的這一個概念。所以我們就會馬上看到〔小人〕沒有成長的原因:一個是小人不用功,不知道【柔變剛】,不知道吸收丶整理老師的學問丶思想;另外一個原因是半途而廢,不能【有攸往】地長期追隨老師,自然所得法益就很有限了。過去十餘年間,已經看到很多老師的學生投向外道丶魔道……不再碰易經了,實在是很可惜。

 

(以徐困最近半年內的經驗來說,前後竟然有三位老同修,都是認識了六丶七年乃至十年以上的易經同修,竟然講出奇怪的論調:諸如「學易經不能究竟」丶「不要中了易經的毒」丶「老師還不是怎樣怎樣」等等,五四三~~~惡意的攻訐。)

 

老師不僅是憂國憂民丶關心社會政局而已;老師最大的心願是弘揚易法,也就是張載所言的:為天地立心丶為生民立命丶為往聖繼絕學丶為萬世開太平。……相信大家都有感受與體會。

 

因此,作為剝卦局中的【坤】體,一定要能【有攸往】!要綿綿延延地丶天長地久地丶長期地追隨老師的腳步。為什麼說是「一定要呢」?不管追隨那一個一位名師求法,都「必須」〔攸往〕,才能得〔主〕。絕對沒有上了一年的課,就能了解師父的全部思想丶學問;而且老師勇猛精進,每年都在進步,不能長期追隨老師的腳步,又如何嚐到老師的醍醐法味呢?又如何由小人變成君子呢?又更談不上由眾生變成佛了!

 

剝卦的上九爻,老師在本局中,有著乾卦上九爻的基因;有一天,老師也會是「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成就有道的聖人。雖然那是在未來的歲月中才能見證得之,但是我們如果在一兩年之後,就離開老師,肯定得不到老師的〔法味〕。

 

說到〔法味〕,相信最近老師在繫辭傳的課堂上,有上課的同修丶學會成員,多少都可以聞得到一些,徐困的嗅覺比大家靈光多了,當然聞得出來,因此各位一定要對老師有信心。

 

老師第一部易學著作發表會時,我在線上採訪老師的新聞,認識老師很久了。這麼多年來,看到有心追求真理丶研究易經的同修,一年一年地大量流失,感覺很可惜;有許多人因為在易經上面沒有得到生命的滿足,轉而投向附魔外道的大有人在,都沒有得到老師的〔法味〕,就是因為不能做到長期追隨的【有攸往】。所以說:【有攸往】,那是一定要的啦!在【有攸往】的前提之下,不能因為老師吃芝麻丶掉了燒餅,在大選預測的占斷上摃龜,就認定老師的道行不過爾爾,就放棄了求法習易的初衷。那就大錯特錯嚕~~。

 

假設,確認了要長期追隨劉老師的腳步,還是要強調一下【柔變剛】的概念。這一個柔變剛的概念,請參閱【通變之謂事】的本文。總而言之,作為【坤】體的小人,在剝卦局中,要用柔丶用虛心丶用簡從,用功吸收老師的思想丶學問。老師的著作丶老師開的課丶為老師辦的演講或座談等等,諸位同修在在都要把握每一個長進的機會。從虛變實,從胡思亂想變條理嚴謹,從小人變君子。彖傳講的【柔變剛也】,大概是這個意思吧,我亂猜的?!

 

請大家注意一下:

 

當坤體六三請益之動時,因為正應的關係,老師的艮體還是會視情況而〔之〕。〔之〕的概念,結構主體是〔能動的丶自主的丶有所指向的〕【主】。六三爻這個爻動,要從全卦來看,也就是上九爻的陽氣下降而相與也。六三之動與六五之動,關係上一為正應丶一為順比,上九都是有與的。但是六三要特別注意的是:

 

在上位者的時間丶精神,是【碩果僅存】的【稀有資源】。

 

如果六三爻之動,虛心向道丶求法誠意感動了老師,老師視情況,一定是知至至〔之〕,屆時【坤】體六三,從上九爻得了老師的法義,「一定要分潤」給其它陰爻。拜現代科技之賜,這個分潤的通路比古時候暢通,不像古時候弟子向孔子請益之後,只能作小眾傳播,有限地相互分享孔子的教誨。這裏為什麼強調「一定要」呢?

 

我們可以試想,如果六三爻得了上九爻的剝卦主體降下的〔之〕,不管是蘋果汁還是柳丁汁,都是鮮美的〔之〕。如果,……能夠分享給其它同修丶學會成員,並且有一些討論丶有一些思辨丶有一些心得丶有一些長進,我可以向可位保證,老師一定很樂見;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天下的老師也都是一樣的。看到學生們舉一隅而以三隅反,同修之間如切丶如磋丶如琢丶如磨,人間之樂,莫此為大。所以,下一次再向老師請益時,老師會很高興地開示則个。

 

反之,向老師請益而不懂得分享,老師的學生那麼多,成千上萬,一人問一個問題,其中一大堆是重複又重複的問題丶一大堆粉鳥又粉鳥的問題,即便有一百個劉老師也會被折騰到精疲力盡。……從過去到現在,十多年來,我看到有許多學生六三爻之動,向老師請益,老師也本於誨人不倦的精神,盡量在時間丶精力可能的範圍內,滿足發問者;但是畢竟不合乎剝卦的道。

 

除非六三之動,把老師的法味,能夠將所得的陽氣分潤給其它人,做到不藏私地【失上下也】,否則老師一個丶一個,個別應付發問者,實在沒有意義丶沒有價值,不如把手機關起來,讓發問者找不到人,回到【不利】的應然面。

 

(所謂【不利】的應然面,要從【乾以美利利天下 不言所利】反過來理解。換句話說:乾之利天下,無私地付出,但在剝卦局中,陽施陰受丶上施下受,並不是絕對的【善】,這裏面涉及【性】的問題丶【時丶位】的問題,不是今天可以報告清楚的。至于六五爻之動,聖人作了【无不利】的律定,是對道體的【不利】作了一個【特別法】,特別法的適用優先於普通法,唯變所適,此之謂也。无不利,表面上看,是對【利】的雙重否定,應該等同於【利】吧?這其中有相同的,也有完全不同的地方,差別在哪裏?在這裏只能簡單提一下:

 

利貞者,性情也,利或不利是卦性的問題丶是人性的問題丶是法性的問題。上九爻的思想丶學問,要透過六五爻的運作以達於群陰丶群小,但是六五爻是否不藏私丶不偷懶?或者是不簡不從?全憑六五爻的良知良能。六五爻如果沒有發揮六五爻簡從有功的作用,上九的陽氣也會阻塞於六五爻,那麼【上以厚下安宅】就會無由致之而落空,換句話說就是學會的組織運作出了問題。

 

是故,聖人有先見之明,繫辭焉而命之,下令六五爻,不可以【不利】,不可以不完成老師弘揚易法的心願,不可以自己得了老師的竉信,就不自量力想要當起【觀】卦的教主了。剝卦局中,處在六五爻的位置且居於核心的人物,如果沒有動念意欲自為【觀】卦之主,基本上就是無私的君子。是值得尊敬的人物啦。)

 

我們還是要回到本題。了解到老師的時間丶精力是【稀有資源】之後,該怎麼做呢?台灣周易文化研會,要如何才能永續發展丶生生不息丶達到〔天行也〕呢?

 

上個禮拜與《屯社》同修吃宵夜的時候,驚聞傳言,老師萌生倦意?徐困駭然,

 

主題:通變之謂事

 副題:【變】的概念初探

作者:徐有說 

 通變之謂事,這一個題目和上次研討會的主題【極數知來之謂占】一樣,徐困藉由占卜得到的卦例,參研丶思辨而累積了一些想法。這個【通變之謂事】主題原始占例是:<< 788 977 >> 无妄 九四

 最近因應研討會,又占了一個卦,供同參玩析。
占問:【變】(的內涵)是什麼?
得卦:<< 888 879 >> 觀卦 上九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通變之謂事】的占例:

 九四:可貞 无咎。    
 象曰:可貞无咎 固有之也。

爻辭出現一個「貞」字,小象出現一個「固」字。
文言傳:......者 事之幹也。......貞固足以幹事。......

 藉由經傳文字本身有所聯繫的線索,我們可以初步設定:這一個占例,和報告的主題【通變之謂事】,確實有意義上的聯繫。我們要進一步發掘丶深究這一個占例與本題在意義上的聯繫,在過程中可能需要先克服一個觀念上的「盲點」,所以依據占例〔觀卦上九爻〕又擬了一個副題:

【變】的概念初探

 我們把【變】這個字,拉回周易興起的時代,請大家是不是抽象地想像一下:

有兩綑〔言〕的絲,從其中一綑絲,經由轉動收束到另一捆絲。

 「絲」還是絲,本質上並沒有改變,……就好像:乾元到那裏還是乾元,祂是本體的東東,是不會滅的。這一個本質不滅的東東,基本上是散漫的丶雜亂的。在轉動與收束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根據字根〔攵〕(同:攴 音:撲)讀出其中有一組〔操作工具丶整理丶收束〕的概念。我們可以想像:善加整理過的「絲」,有條理丶集中丶緊密丶充實丶具高質量。……可以作為各種用途的基礎材料。

 我們都會說:

知 識 就 是 力 量

但是作為廣義的知識分子,我們真的發揮了知識的力量了嗎?……省思我們的第六意識是不是常常處於散漫丶雜亂丶偏邪……等狀態?我們的心聲丶我們未出之【言】,我們是否經常要求自己要做一番整理丶收束的紮實工夫?未善之出乎身,雖然也有「動天地」的效應,但是出乎爾者反乎爾,言行【反應】不好的結果,禍福之召丶榮辱之主是也。……如果『』是出乎身也善的,紮實而有條理,基本上這個『』就構成一切成就的根本底力量。所謂君子不重則不威,【重】字,指涉應該隱含著一種性情,【言】的高質量著落在此性情,也由此一性情而出之〔言〕具有份量。從論語的前後文,我們應該要讀出這一點概念。

所謂一言九鼎」丶「一言興邦」,就是高質量的【言】,〔重/力〕量達於「一」所展現。)

 『糸』是看得見的,『轉動糸』也是看得見的,……但是,「言」為心聲,沒有形成音聲相丶文字相用以表達出來之前丶說出來之前,言是「看得見的」嗎?「心念之轉」是看得見的嗎?因此我們要推想,所謂--在天成象丶在地成形,變化見矣--這句話固然可以被理解為:

 隱含在〔〕〔〕改易之中的〔變化的道理〕可徵而融會,貫通而得之。

 但是,我們必須再三思索--外部的形象變化可以得見,內在的變化之道呢?

 如果〔知變化之道〕輕易可見丶輕易可知,就不會有無數易學家打破頭也要去構思終極的解卦方法,想要透過「正確的」解卦方法,以預測未來丶掌握未來。從王弼,到朱熹,到來知德,到焦循,到尚秉和,到高亨,........族繁不及備載;有誰找到「正確的」解卦方法?

 

 

(如果,同參以為手上掌握了「正確的」解卦方法,可以將這份報告丟進垃圾桶。)

*  *  *  *  *  *  *  *  *  *  *  *

 在充分地達到〔知變化之道〕之前,我們還是要繼續思考這個【變】。我們要再三地尋思:【言】【變】的關係。

 回到繫辭傳,講占卦程序的第九章。當我們占卦的時候,我們擬定的一個問題(或命題丶情境之存在等),可以模擬想像成:所設定的問題本身具有一種──『弱作用力』
 經一定的心智活動,可以容受來自另一綑的「糸」--也就是本體性的【言】;是故,在每一次分而為二以象兩的動作中,正是進行接收來自【本體】的消息,故稱『十有八而成卦』。連續十八次的『』,就是在做『轉動中的接收』。

 本體性的【言】被符號化時,其實只可以最樸素丶簡單的卦爻象示之;換言之,六十四卦的符號系統,是最絜淨精微的『心的』文字。卦爻辭的【言】,十翼的【言】,合起來則是【聖人之情】的表意系統丶或說是傳達概念的系統。這一個層次的文字,仍然是神聖的,我們向稱之為【經丶傳】。十有八而成卦之後,以心印心了不可得;吾人要掌握本體性的【言】,還是要藉【聖人之情】的經傳文字作為跳板丶作為渡彼岸的法船。這中間的難處與無可奈何,和佛陀教法一樣--『實無一法可說』──但,還是得藉由有相的佛法(語言與後來的文字等)以教導丶接引丶啟發後來的眾生丶凡夫丶小人。

 於是【以言者尚其辭】丶【初率其辭】成為先聖後聖相繼而起,起始的進程。

 接下來,我們要思考:占一卦,得到了來自本體的消息之後,如何才能吸收丶消化而成為我們可以好好運用的【言】呢?
 曰:仍然是用成其【變】化的工夫,也就是擬之議之以轉心念丶整理心念的工夫。但
這次的轉心念,是第二層次的〔與聖人對話〕。所謂第二層次的與聖人對話,也
就是嚐試著去了解〔辭〕丶去了解〔聖人之情〕。

 聖人不住世了,我們還是可以進行第三層次的對話:回到現實人生中,與老師丶同參--乃至於與一般沒有接觸易經的朋友--進行對話。在對話的過程中,嚐試著去掌握〔言〕

(雖然稱這個叫作第三層次,其實又是第一層次的對話:只要對話的兩造是出乎真心丶實話實說。學佛的同參,請不要在 "真心了不可得" 上頭抬槓;常丶樂丶我丶淨的真常系佛法,是肯定有一個常住真心的;所以我們要先跳過〔真心〕二字名相之爭。)

 當我們擬之丶議之的過程中,不管是第幾層次的對話,我們吸收別人的意見,使得我們內在的概念--【言】,形成有條有理丶更加緊密紮實丶更加有質量。於是乎,成功地擬之丶議之,使得「言」與當事「人」合成一體時,就是「信」。當我們的(觀念丶知見乃至無以名之的情緒等)整理到有條理且實實在在時,這時我們可以追問:什麼是「我」?我們也可以擬一個概念說:在「信」的狀態下,此際是分不開的東東。

--我〔所說的話〕,就是真〔我〕的呈現--

 從欠缺概念,到收集丶整理概念,到概念的定型(有了一定的知見),都是〔變〕
 但不管怎麼變,變來變去丶變好變壞,所指涉著的,都是:內在的丶心理的丶精神的。

 因此,我們發現,【變】【三世】:〔〕,經過〔心念之轉〕;其後,〔〕的本身已經不再是前面的〔〕。這句話的意思是,前面的〔〕是〔〕之未得其實,疑惑中,心思是散漫丶無緒丶沒著落的;轉動丶整理丶收束過的〔〕則是〔〕之或得其實,有了一定的知見(成竹在胸)已經不再是原先的東東。可以初步視為【有其信】

一旦當事人的概念達到信實的程度,這個概念就是當事人根本底一種『動力』,可以把這個概念付諸於施行。所謂〔行之〕也可說是〔概念的施行〕,表相有:或語(默)丶或行(止)丶或為(不為)等等。序卦傳云:有其信者必〔行之〕,此之謂歟?

*  *  *  *  *  *  *  *  *  *  *  * 

 在這裏,作了冗長的思辨介紹〔〕與〔〕的關係,目的是:要扣緊〔〕是屬於內在的丶精神的丶知見的。之後,各位可能還是有疑惑:變為什麼 "" 內在的丶精神的?以及為什麼要 "強調" 變是內在的丶精神的。我們先看:為什麼〔〕!我們來考察以下這句傳文的語意邏輯:

化而裁之 存乎變 推而行之 存乎通 

 很顯然的,我們可以根據前面擬的想法作基礎,解釋成:〔〕的心智活動達到〔〕的信實(或各種不等程度的有缺陷丶不完美)時,只要在還沒有〔〕還沒有〔行之〕之前,基本上,我們看不到〔〕對於事物的外部形象造成什麼作用。因此可說:〔〕是內部的丶看不到的丶精神上的丶知見上的東東。我們之所以會忽略〔〕是內在的丶精神的,主要是因為〔相續相〕的關係。是一直進行的,事物外部形象的改易也是一直相續的;所以談到〔〕的時候,容易著眼於外部形象的改易,而忽略了〔〕畢竟是內在的丶精神的。

 確認〔〕的相關性質之後,我們才能對於〔通變之謂事〕有進一步的確認:我們〔〕的是什麼東東,我們〔推而行之〕的是什麼東東。在人文世界中,我們所〔通〕的是〔言〕〔概念〕〔精神〕〔知見〕等等;在大自然中,所〔通〕的是〔乾元〕〔本體〕。

 個人從觀卦上九爻看〔〕是什麼?觀察此一占例之卦象,象丶辭本身已直接對應著〔觀念〕一詞而有以上的想法。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團體之是否能【大】,還有待與會成員是否能夠達于【二人同心】【同心之言】
(同心之言,重新理解下,擬了〔附件二〕。請自行參研議之。)

此刻但觀:

 觀卦九五爻之動,為內卦『共見』丶『共聞』。
 觀卦上九爻動呢?試問!

自擬丶自議如下:陽氣隔著九五爻,是否對內卦發出心聲?能不能為內卦共見丶共聞?當我們說:以神道設教丶觀民設教,〔教〕常常是要透過文字丶語言等,作為施教的主體在上九爻之動時,外卦〔巽〕可曾以言語『示現』心聲呢?

沒有!還在轉念頭『志未平』的過程中。

 於是我們知道,不論外卦的〔巽〕如何想『說丶教』,心氣或心念的輾轉反復,仍然停在上九爻的位時,內卦並不能得見丶得聞外卦上九爻的〔〕是怎麼在〔〕。也就是說,相對於外卦,內卦設為受教的眾生,不能看到外卦內在的〔〕。

 初步玩析〔〕的占例之後,如果能達成對於〔〕的共識........ 之後,還是要拉回來談:通變之謂事,以及占得的卦例:无妄九四:

 

 一丶 當九四爻上承九五以九五為 Back-Up,乾元指向初九爻時,可以準用否卦九四的〔有〕;互卦則以外卦的為本,及於三丶四丶五爻互為巽;......... 整個結構體與九四爻之動,可以類化為〔天命之〕。因之,每一個在內卦的〔萬物〕受天之命,皆具本真。)

 二丶 也可以準用益卦的〔自上下下 其道大光...... 天施地生 其益无方 凡益之道 與時偕行......以及九五:有孚惠心 勿問 元吉。有孚 惠我德。〕,對人天丶人與大自然丶人與本體之間的關係,作深入一層的理解。

 三丶 如果,〔對時育萬物〕是老天爺〔幹的好事〕,我們可以看到:一顆可以成材的樹木種籽,十分微小,最後長成古木參天;老天爺幹這個事,一幹幹了三千年的,所在多有,既〔〕且〔〕。成就這一件〔事〕,並不是變來變去的,而是貞固十足丶持之以恆的。

 

 因此,我們說成就一個事,要〔變而通之]丶[通變〕。但是我們用白話文說〔變通〕,通常是缺乏概念丶貧血的言語,甚至是相反的內涵;不可和大傳講的通變丶變通混為一談。大傳講的〔通變〕也好丶〔變而通之〕也好,指的是:

--貞且固而足,堅定地丶持之以恆地〔推行堅實的概念〕。--

 所以聖人〔通變〕是貞固幹事;吾等凡夫每多憤事,常常在於:無知丶無識丶無品丶無行。

 如果,我們的觀念不清丶知見入邪,概念()是有缺陷的丶不完美的時候;相對應的,我們推而行之的〔〕,大致就有缺陷。所謂敗事丶憤事丶不濟事丶不是個事ㄦ......何以致之?

 就是在因地上,我們不能領受乾天理氣,也沒有擬之議之的工夫而造成不知言亦不知變,大體上可以歸因為一大類:〔其匪正有眚 不利 有攸往〕。其中的匪正:〔不能領受乾天的理〕。從而,一切在〔因地〕上有缺陷的事,終極或說最後,都歸於〔如夢幻泡影〕,化為烏有。是故,无妄 災也;此之謂歟?!

 於是,我們可以初步一個結論說:


 

通變之謂事

 當吾人處位於接近天施地生的位,當吾人之〔變〕已臻高質量之時,應當何承乾天理氣,以九五為Back-Up,將〔高質量的言〕經由施作,貫通地指向施作的內卦客體

(若是施於一己之內時,此一客體即吾人內在的心志丶性德,藉由第六識遍一切心所的特殊本性,透過加行以反薰本識,加行與反薰過程中,性德同步受薰。)

 按照我們擬議而得的〔高質量的言〕(也就是觀念丶知見丶想法丶概念等;這個高質量的言,來自于天地人三方。九四有上不在天丶下不在田丶中不在人的〔基因〕,也正因如此,乃得三方會照。),順天合時應乎人,適〔可〕而行丶適〔可〕而止,適〔可〕而神通變化.......可于可丶不可于不可,而其〔幹〕也如〔天干〕,徹乎天下可成之物者也;是則人之法天地,秉乎〔〕之堅持性情,完整地〔〕以〔一德之恆〕,以圓滿為目標,身體力行地,實踐施作於外或砥礪心志於內。這就叫做〔〕,一方面是個〔真事〕,同時也要求是個對時的正事〕。

 一件真正的事情,不論一開始有多渺小,多麼容易受到摧殘;這個真事丶正事,都值得我們去幹。只要貞固足,不怕起頭難;任何事情夠資格被稱作有所成就的,有那一件不是自渺小而于成就的?也許,我們沒有那個天命做王永慶第二,也許,我們畢生只能是個毫無豐功偉業的〔小人物〕;但我們至少可以嚐試著做個平凡的〔真人〕〔正人君子〕。

-- 涵天理以育良知 --

同參諸君,......... 勉乎哉?!

 

 

 

後記
一 貞固幹事中的堅持,絕非橫衝直撞丶蠻幹硬幹,更非死不認錯ㄍ一ㄥ到底。
二 另外,【動】也要著眼於〔內在的〕;視為質量之存有與力量之由出。^0*~.


附件二〕

坤為文,乾可以為〔言〕。約可說是同人九五之動,象乾卦心中有一〔言〕,但是內卦的性體是否為既成之一〔相〕?(相為箱的本字,〔相〕空無一物。)于理之純粹,內卦之離可以通天下之志。彖傳所言【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內卦虛心容受若坤,稱以君子,以虛受人,感而遂通天下之志。就此立論,內外二體,一為中直九五,一為君子,純理必有【大師相遇 言相克也】,于人事呢?

……;大師 克 相 遇。】

同人卦九五之動,所以能致親疏不等之族群丶物資,和同整合而會為大師,須內卦是〔〕而二體乃有〔〕。其于人事上,如何成全其相遇之會,料非外卦主觀之〔中直有信之〕而內卦就此〔相信〕其言而達到〔同心之言〕。必待觀念層次之言,貫通而徹底之,乃能有以遇會而同人,成就其大師也!擬一言曰:

大師者,擴大其族群之眾也。
者,外卦克己,盡心而後其言為真也。
者,內卦自淨其意,若無主之地,虛中以受,簡而從,助以成之稱也。
者,陰陽二體結為同行之謂也。

是故,吾人可以嚐試著,重新理解以下這句話。子曰:二人同心 其利斷金;同心之言 其臭如蘭。講的許是行道可臻之境界。應非教人占斷其必有〔同心〕之果然,……還請同參審議之。

以徐困親身的經驗來說,我要把我的易學心得推廣丶分享給同參,敢為天下而主動地壓迫同參〔相信〕時,不但不接受,反而怒目相向丶惡言以對。倒是在時程的第二位〔〕的情況下,偶然也會收到些不熟的易學同修來信〔認同〕,心裏就很開心,開懷也。然而,乾卦畢竟不是坤卦,不應一直以被動的〔〕,等待認同!困而反思求則,同人之〔〕卻行有不遂,必因自己不〔中直〕之故。故而,處在乾卦的一方要盡同人相親之道,擴大族群,同參丶同夥丶同流,最終同〔〕,吾人必須對於〔〕要能達到〔〕的深度,〔〕能克達本心,乃稱真〔〕,乃有〔同心〕之可能。若是,猶未足以證成,尚待內卦之具有〔〕之清虛以容直方大心,是則為可〔遇〕。大師相〔遇〕者,恐非單方之可〔〕也!故彷造一句曰:中庸,不可能也;二人同心,亦不可能也。

所以,徐困對於同參是否認〔同〕我的觀點,不敢妄想丶不抱期待。只能自己〔克〕己而已,豈能強求同參以清淨心而相與聞哉?

同人九五與本次專題通同相關,皆以〔言〕作為主題。故在此一併擬議之。#

      

prev5. 事文字象淺說 7. 通變之謂事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15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15

更多...

歡迎新會員

partialsky 05月14日
kovida653 01月16日
0922677992 12月15日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