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2021年 12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rev6. 觀其變而玩其占 8. 感質決最終贏家next

7. 問〝占〞是何物?

問〝占〞是何物?

分享者:劉哲雄

論文摘要:

習易過程於占問之時,每每會有「占卜為什麼會精準顯示決情定疑的功效?」的疑惑,是故本文嘗試以初接觸、淺顯的人類學和文字學的角度探究〝占〞進化的可能軌跡,以推知〝占〞是何物及其於現今該有的意義。

一、前言

《易》是由各個不同群組老文字所集結而成的一部經典。老文字本身是一個蓄積典故穿梭時空的機器,她訴說過往如怨如泣的情懷,展演未來無限的期待,也明確的告知惟有現在兢兢業業、敬慎的努力以赴,才能擬聚最後成功的關鍵。但實際的人生經歷往往都是被切割、起伏不定的,有時更是令人難以忍受未知的長期等待。是故在親戚友人間只要知道我正研習《易經》,直接的應語往往不是:「幫我占一下。」(好像每人心裡總存有疑惑而時刻等待他人能給予答案)就是以帶著酸澀懷疑的語意說:「原來你也會算命?」

書局的架子上和塔羅牌、星座一起放置的是以《易》為名的子平八字、紫微斗數、姓名學、梅花易數、風水等等的書籍;電視節目也有諸多所謂命相大師、風水大師在侃侃而談,一時間到處滿是「易經八卦」的聲息,是商業性質的炒作?抑或是臺灣已然是一個每事問、無有決斷力的迷惑之島?而在人群聚合的認知裡,《易》的世界真的就只是占、算而已?繫辭傳所論述:「極數知來之謂占。」於今又如何開創新意?

方東美先生於其所論述《新儒家哲學十八講》第七講中嘗言:「周易,是一部很奇特的書,從戰國時代,流衍到『齊學』的時候,方士就可以附會。到秦漢之際,神仙家也可以附會。鄭康成講今文經學可以附會,講律呂學也可以附會。講音樂可以附會,講氣象也可以附會。歷代的思想都可以附會著周易這部書來表達。」(註1)依此推論,當今之世種種命相、風水「以易為名」的附會之言,造成占、算流風,也就不足為怪了。但所謂「附會」之意其界定的範疇又在那裡呢?

《四庫全書總目》(經部易類小序)慨言:「《易》之為書,推天道以明人事者也……夫六十四卦【大象】皆有『君子以』字,其【爻象】則多戒占者,『聖人之情見乎辭』矣。其餘皆《易》之一端,非其本也。」「玩辭」的過程中,探索卦爻辭所產生的對現實生活解釋的「推」,是否亦為另一類的「附會」?《易》被視為群經之首,難道不就是因為它會隨時代科技的進步、生活的演變而屢創新意?杭辛齋先生於其《學易筆談》之【進化新論】中述說:「易者進化之書也。進化者何?隨時變易以從道也。」其中「進化」與「附會」的相互關係又如何?又如何是「隨時變易以從道」?

人類自身本來就一直存在很濃厚的不安全感。是故對於未知的事件總抱有知而後快的欲求,往往也因此投入相當心力進行研究;而隨著生活、生存競爭壓力的愈異擴大,探知未來的方式雖也愈益繁雜,但總不外乎由過去經驗利弊得失的分析,以謀求改善未來,或藉由改革創新以尋求突破現況。《易》正提供了這樣的可能性。《易》也因此被掛上了詭秘的面具。繁雜紛亂的「八卦」聲息,在故作神秘的炒作下與商業行為掛鉤在一起,而脫離素樸的面貌,與《繫辭傳》所謂:「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的「可大可久的德業」漸行漸遠……。

「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

想要謀求紛紛現狀的改善,必得回溯本源,多識前言往行,大心體物以形塑「文化共識」。期能如莊子所道:「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是故本文擬就〝占〞進行探討,除了歸根復命知常之外,亦嘗試推解其衍義,以圓融《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的終始創新作為。

二、人生識字憂患始

    對於不可見,但被認為存在的的事物,初民之中除了冷漠者之外,一般往往對之都有恐懼、敬畏和崇拜的行為。

未有文字的時代,靠著口耳相傳與聽者想像力的啟動,不斷的轉述並加油添醋的結果,愈發讓自然界所存在不能理解的現象(例如日月的更替,四時的轉移,與草木鳥獸的繁殖、榮枯等現象),被冥想成有造化主宰者或精靈在控制著這一切。自然界不但存在著很多不能理解的現象,而且其威力也往往奇大無比,非人力所能控制(例如颱風的拔樹倒屋,洪水的毀莊奪命),也沒有能力反抗,積累的結果又怎能不令人興起畏懼的念頭!為能記取不斷發生的各個事件,所產生的影響與教訓,漸有具象徵意義的各類符號被繪製記錄,形成共通的經驗。(此為初始文字形成的方式之一)並希望能與那威靈顯赫的造化主宰或精靈進行對話,預測未來,以謀改善對無力抗衡事件的防範。

威靈顯赫的造化主宰或精靈既是人們想像的結果,其所需所欲也被認為與人等同。為了祈福和遠離苦難,而以祭祀方法向神靈示好取悅於怹,便成為部落領導者的重要課題。要獲取這一類情事(祈福、避難及神靈喜悅與否)的正確解答,往往得透過各種筮法以求得。古人也因同樣的目的,向自然界、或甲骨、或夢中的神靈請教(註2),透過巫祝和神靈事先作口頭溝通,約定共同認知的方式,以什麼樣的兆紋表示什麼樣的意思(譬如說:約定兆的橫紋向上走表示肯定,向下走表示否定等等),而後將卜筮後的結果與以記錄,留待日後徵驗。日積月累,把得到驗證的卜辭,經由整理歸納後創建一系統性論述,以為日後行動之參考。這就是古《易》的肇始。

杜威先生(J.Dewey)於《哲學之改造》一書言道:「人底心意本來有一個自然的傾向,會懸斷現象間底單純性一樣性和統一性。…因而淺薄的類推和急就的結論極易發生,而詳細的差別和例外的存在極易忽略。…在科學底名義底下禮拜他們自己所造成的偶像。」(註3)古《易》就在這般的氛圍,與主筮者為掌權者所提供軍事上有形的戰鬥和祭祀時的無形靈力戰鬥(註4)的推波助瀾之下,被付與和神靈對話任務的巫與祝,極盡其能事,讓占筮的行動變為神秘難解,而看起來越神秘的東西,越可以讓人起驚恐而達到震攝的目的。《易》遂蒙上迷霧與夢幻般的神秘身影。

若我們回歸經由整理歸納後創建一系統性論述中的卦爻辭,可以推知其原本都以當時對自然界動植物的觀察,或人世間所共知的事物來表示吉凶的情況及程度。如觀卦的「盥而不薦,有孚顒若」,泰卦的「帝乙歸妹,以祉元吉」,明夷卦的「箕子之明夷,利貞」,晉卦的「晉如鼫鼠,貞厲」等皆是。進而認為天道和人事具有一致性:就是將自然現象同人類生活聯繫起來相互考察,或者借自然現象的變化說明人事活動的規則。而且也明確的覺知:經由無偏私成見的分析、審度、決擇、施行過程,人的生活遭遇是可以轉化改善的。如屯卦的「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睽卦的「睽孤。見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後說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大壯卦的「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艱則吉」等等。《周易》的卦爻辭講到許多對立的事物,如蒙卦的「擊蒙,不利為寇,利禦寇」,无妄卦的「元亨利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明夷卦的「不明晦。初登於天,後入於地」等人生的遭遇,明確表述喜樂哀愁是一時的,並不是固定不變的,其對立面也是可以轉化的。進而也認為人事之吉凶,因行動而產生,所謂「吉凶悔吝者,生乎動者也」,而對人有勸戒之意。有些卦爻辭不僅示人以吉凶,同時予人以教訓,令人的行為得按某種規範而行動;更闡明吉凶禍福,是同人的品德、行動和能否悔改聯繫在一起的。如乾卦的「潛龍勿用」,坤卦的「履霜,堅冰至」,屯卦的「磐桓,利居貞,利建侯」,睽卦的「悔亡。喪馬勿逐,自復。見惡人,无咎」等等,皆在說明如是我聞的意義。

隨著時代的推演,與有志之士的遊走、宣導、立說,卦爻辭漸漸被具新意,至此占卜等情事已不再只是迷信或神秘的表徵。《繫辭下傳》:「易之興也,其於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針對《易》的歷史及演替作了明析的註腳。卦爻辭的文字意義,也更貼近於人的日常酬酢生活之中。蘇東坡先生的名句:「人生識字憂患始」。雖是有感而發,但也經濟精準的描繪出:「歷史經驗,藉由文字的不斷傳承記載,活脫已變為人於生活中的先驗。」而『重門擊柝以待暴客』,防患於未然的思維,已然深刻的耕植於人心。

至此,〝占〞已是「將過去共同記憶的符號,銜接起流變之中的現實世界,告知我們應有的選項和作為」的過程。古今中外皆然。

三、世事如棋局局新

    明代《醒世恆言》的感嘆語:「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道盡人生世事以不如意者居多,及知音助力難尋的無奈與感嘆,引申之意也提醒人們當有思患預防的準備。

處在「年光似鳥翩翩過,世事如棋局局新」的快速變遷,及知識暴炸的不確定年代,手中握有正確資訊是立足取勝的要件。《易》是古人占筮記錄的系統化,《易》的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爻爻皆如浮世繪般,描繪流動無常的世界,用最真實殘酷的語言,表達生命深沉而可歌可泣的寂密』。

古人依據其中的卦象和卦爻辭推斷人事吉凶禍福,以合於趨吉避凶之本能。《易》既有這般特質古能鑑今,〝占〞在現今社會又能有何新意?

《鬼谷子》決篇開宗明易即言:「凡決物,必託於疑者。善其用福,惡其有患;善至於誘也,終無惑偏。」而之所以能善決疑無偏執迷惑者,乃在於「度之往事,驗之來事,參之平素,可則決之。」其間決行的基本原則,除了明顯而非決之不可的「王公大人之事也,危而美名者,可則決之;不用費力而易成者,可則決之;用力犯勤苦,然不得已而為之者,可則決之;去患者,可則決之;從福者,可則決之。」之外,對於其他的疑難雜症則言:「故夫決情定疑,萬事之基,以正治亂,決成敗,難為者。故先王乃用蓍龜者,以自決也。」(註5

〝占〞是另一個可參考運用以決疑定策的方法。

水滿有時觀下鷺,草深無處不鳴蛙

唐諾先生於所著《閱讀的故事》的一段描述,最可以說明《易》之所以會有如此多的人附會其說,「寫《閱讀史》的加拿大人曼古埃爾曾試舉這樣的例子:『我們若是把喬納森‧斯威夫特的《格列佛遊記》存檔在【小說類】的條目之下,那麼它就是一本幽默的冒險小說;若是將它放在【社會學】的條目之下,則變成一部對十八世紀英國的挖苦研究;如果將它放在【兒童文學類】的條目之下,則是一部關於侏儒和巨人和會說話的馬的有趣寓言;假使放在【異想類】的條目之下,則變成科幻小說的先驅;若是放在【旅行類】的條目之下,則是西方旅遊的典範之一。』曼古埃爾的結語是,所有的分類都是割裂的、排他的,專橫對待完整的書和完整的閱讀活動,強迫好奇的讀者,機警的讀者去把書給拯救出來。」(註6)綜觀前述,方東美先生所稱的「歷代的思想都可以附會著周易這部書來表達」,在割裂、排他、專橫的好奇和機警讀者的詭謀之下,是可以想見的結果。但只要其結果是有助於排解紛擾的人類情懷,或能安置受傷的心靈,那是否可視為另類的創造新意。「水滿有時觀下鷺,草深無處不鳴蛙。」當《易》的涵蘊已是廣大博濟,無一不包,無一不蓄時,我們又怎能瞠怪他人的穿鑿附會呢!只是附會總有個範圍。

《說文解字》段玉栽釋〝附〞字有「增益」之義;〝會〞字在古籀文之義為「行至道路上的相遇合。」《說文解字》則以「器之盍」與「曾(增)益」釋之;又春秋之法:「備禮則曰會」,合申其義〝附會〞一辭之意應為「後人對於先賢所立之論述,增廣推生其理,而能與原創相契合且具時代新意者。」是故「若將《格列佛遊記》劃歸到【生物學】的條目之下,著名生物學家學者兼頂尖的專欄作家古爾德極可能這麼告訴我們,它將成為一部完完全全胡思亂想的一本書。因為生物的大小尺寸絕不是任意的,更不能只是外表的單純放大縮小而已。…」《閱讀的故事》一書如此論述,依前所言也可以知道:「《格列佛遊記》在【生物學】的領域是不通的。」

一個理論若已成為經典中的經典之作,往往就如枯冬遇春雨,萬物會乘勢而起,「水滿有時觀下鷺,草深無處不鳴蛙」,欣欣向榮的際會景象是可以想見的。更遑論機變聰敏的人們,怎會不順勢藉機抒發自己胸中所蘊蓄的見解!但是,誠如《莊子》天下篇所云:「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我們又怎能不引以為戒呢?《易.繫辭傳》有這般的描繪:「聖人有以見天地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可見得一個理論系統能與前人的論述產生會通,並推而行之於日常生活運作之中,往來不窮,理立而服人,這才是真正可謂之為〝附會〞,否則只是非驢非馬,就不足為訓了。

是故,〝占〞必以會通為基本原則。

四、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甲骨文的字,作火燒灼卜骨後所呈現的兆紋形狀。從兆紋形成的角度可以得知問題的答案(註)。但我寧願依楷書所寫的〝卜〞,結合《說文解字》的釋文,把字拆封以想像:「〝〞者下上通也,好似描繪人之始、壯、究;〝〞則象徵人生不同時期的游標時位,在始、壯、究的流變歷程中,告知我們在一定的程序執行之後,未來將如何如何。」

《易.繫辭傳》所論:「極數知來之謂占。」乃決疑的方法之一。《說文解字》釋字為棟(棟又有中之義),引申之義為「至高至遠」。釋字為計(計又有術之義),引申之包有速與密二義。釋字為視兆問,而「甲骨文的字,作卜骨上的兆紋形狀及一張嘴,表示以兆紋道出神靈意見之意。」(註7)我們也或可將〝占〞字依甲骨文的圖像想像:「如一個人老來張大嘴巴,驚愕非常的察視自己,由初生識事之始;中年之壯碩、開創、豐饒;到老來究臨無常的一切動態情境。」或「如一個企業從艱難草創之始、壯生成長飛躍、乃至產品老熟,企圖求新求變更上一層樓的艱辛努力。」合前述各義以論之或可釋「極數知來之謂占。」為:「用盡最高遠的方式,計數各類徵兆的意義,在人生或企業動態運作與未知的流變中,推知未來情事最可能的發展,這般的運作過程就叫。」其間有所謂「鬼謀」的與神靈的溝通,也有所謂「人謀」的分析推斷(註8)。最重要的歸結處乃是將以此所得的結果作為未來決策執行的參考依據。

《繫辭傳》云:「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剛柔相推而生變化。」即在說明藉由對卦爻辭意義的理解,並與現實情勢相應驗,就能推知事件本身的吉凶變化,進一步擬妥施行的決策和切入的時序。所以我們應當轉換東坡先生「人生識字憂患始」的空嘆思維,如傳述「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樂而玩者,爻之辭也。」積極研易,將字字珠璣的易之序與卦爻辭義,相摩相盪以相生,期能達於「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無不利。」的化境。

由此可推論:〝占〞是人生實質徵驗的過程,而其結果又為下一回合決情定疑的依據。如能運用得當,以其為先驗之藍圖,知損益盈虛,能與時偕行,何愁不能有「自天佑之,吉無不利。」的自在一生!

五、會通

任一實證理論系統的發展,無有遠近幽深,終極都將自發性的與其他論說受命如嚮而相通。

釋教於唯識宗就緣起法說三性徧計所執自性,依他起自性與圓成實自性。並認為此三性可詮一切法,一切法不離此三性。其與病理即生理的《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意,那以易的視事面向,該如何與此三自性相串合?

徧計執物的心識是常民所共,落之於流變的現實世界,往往難逃受衝擊而起疑迷惑亂之心,命題於焉出現,此即為〝占〞之依他起性。依此命題以決疑定策,善解自顯。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的卦爻辭,流轉記錄著徧計執性的特質,也先驗了改善的可能形式。若能依此以行改善之實證,轉化落實於日常生活之中,自得圓成實性的果報實、真、智,重新定作一個自己。然者每一次的轉運圓成,皆具有程度之異,非為究竟;必待積累反類配稱的綜合關係,有若太極之圓通無盡,方見清靜無漏之性,得察時變以化成天下之功。

《莊子》大宗師:「知天之所為,知人之所為者,至矣。知天之所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養其知之所不知…雖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後當…」。除了開解天人不二,天道人事相貫之理外,更說明對未來的類推過程,乃在於「以其知之所知,以養其知之所不知。」此又與《繫辭傳》所云:「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相同,最終在求得「有所待而後當」的結果,期使能趨避得宜,「終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故,亦可以得知〝占〞就是「以其知之所知,以養其知之所不知。」的演練過程。

六、結論

依照人類文明的推演過程,初始,不論就已知或未知情事,由於科技的發展未臻一定的水準,以人們的能力明顯無法抗衡於自然事件的衝擊,為求趨吉避凶讓生命長存、生活宜寧,而以巫祝用〝占〞的方式祀祭神靈,取悅於祂,祈禱神靈的助佑。

隨著時代的變遷,更多的占筮活動、自然觀察的結果一一的被用文字加以記錄,〝占〞已是「將過去共同記憶的符號,銜接起流變之中的現實世界,告知我們應有的選項和作為」的過程。「文字順理成章的成了社會經驗與習俗的印記。…相對的在文字的另一端,一定聯結著已先一步實存的某個事物或某個概念。」(註9)此刻〝占〞就如思維的偵探,從卦爻辭的一字一辭之中,追出那隱藏於背地裡的東西,而與現實生活情境相結合,人們也因此得以思患而預防可能的凶險之事,或預為計劃策定執行的方針,並加以落實踐履。

由於徵驗和文字記錄不斷的累積,那豐碩的資源提供無數的有心志士,欲罷不能的探索、推演、創作的襟懷,於是「卜以知類,由類明意;再從新的環境、新的事實而揣摩出新的意義。」(註10)卦、爻辭在此境況下碰撞出奇妙的火花,並以交錯的律動革變向前會通進化。雖有奇怪詭譎的論述出現,但好的理念也在如此的激盪之下湧生(如《易》之十翼傳、張橫渠的《西銘》等)。

《論語》子罕篇:「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意在拋開一切成見,容納百家之學,方能如邵康節先生所言:「大其心以體天下之物。」而達旁通統貫,知常守變,「能夠遷移過去成為現在,使過去的精神貫注於當前的每一瞬間;再把現在推展到未來,使未來的時代充溢著現在的歷史精神…」(註11)。

我們應深刻體會瞭解:〝占〞在聯結文字之後,用新經驗去檢驗過,即可迸發具有意義的火花,形塑真理。可也不能忘記,創造的權利雖無形畔,但其最終乃在於不占而能斷天下之難。旬子所謂:「善易者不占」是也。生活中將「觀象玩辭」與「觀變玩占」相互為用,體之、驗之、審之、待時而履之,必可創建人生的理路,以為固有之運轉活動的根據,順理成章而得輕安自在的一生。將此輕安自在作為,推於家、企業、天下,當亦無不應矣。

 

1、新儒家哲學十八講  方東美   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110

2、中國古代社會文字與人類學的透視 許進東著 臺灣商務印書館 564

3、哲學之改造  杜威(JDewey)著 許崇清   臺灣商務印書館  25

4、中國古代社會文字與人類學的透視 許進東著 臺灣商務印書館 5665、鬼谷子研究 蕭登福 著  文津出版            頁228

6、閱讀的故事 唐諾 著  INK印刻出版有限公司       頁11

7、中國古代社會文字與人類學的透視 許進東著 臺灣商務印書館 573

8、本文所引用之卦爻辭及十翼傳之辭,皆援用 先生所著之《經典易》

9、文字的故事 唐諾 著 聯合文學出版社有限公司頁192相關敘述之轉述

10、新儒家哲學十八講  方東美   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62 

11、新儒家哲學十八講  方東美   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39

           

prev6. 觀其變而玩其占 8. 感質決最終贏家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7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7

更多...

歡迎新會員

partialsky 05月14日
kovida653 01月16日
0922677992 12月15日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