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2022年 10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rev2. 聰明睿智,神武不殺—人的文明之道 4. 易經擂台(3)︰豐卦next

3. 大道無形──由易經析論孫子「形勢虛實」之思想

大道無形──由易經析論孫子「形勢虛實」之思想

作者:劉君祖

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創會理事長

中華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常務理事

 

  《孫子兵法》十三篇為世界兵學的瑰寶,其中第四、五、六篇以形、勢、虛實為名,討論軍事活動的佈署配置及臨機的靈活變化,深入精采,哲學意含濃厚,令人大開眼界。這三篇環環相扣,合為一個整體,兩千多年來一直是孫子學的核心,為人所津津樂道。

  《易經》為群經之首,大道之源,諸子百家無不受其深刻影響。「分陰分陽,迭用柔剛」的太極思維,以及錯綜複雜的卦爻結構,數千年來,不斷刺激中華學人的創意想像,提供豪傑志士的行動參考。以易研兵,可站在總體文化哲學的制高點,透徹了悟兵學在人生經驗中的特殊屬性,以及它和其他專業如政治、經濟、外交等的密切關係,方便學習者在深層義理上觸類旁通。

  筆者研究《易經》三十餘年,在台授易十七年,教研主旨一直以經世致用為尚,學生遍及產官學各行各業。講完《易經》後,往往加開兵法課程,期許學生深切理解易與兵法的思想內涵及關聯,掌握其策略意義,進而在各種人生戰場上巧妙運用,以爭取輝煌的戰績。十年來,自己進行所謂「大易兵法」的研究,在基本通論、伐謀伐交,以及用間上已有論述【註1,本文將延續此進路,以易理析論孫子形勢虛實的思想,拋磚引玉,祈海內外方家指正。

立象以盡意

  孫子論形勢虛實三篇,文辭精練,抽象度高,哲理意味濃厚,但在篇末或轉折關鍵處,又以具象的情景說明理念,引人開悟。這種論述的方式和《易經》很像,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就是個包羅萬象的譬喻說理的系統,慣於以具體的情境引人聯想,啟發智慧。

  《易經繫辭傳》有云:「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其不可見乎?子曰:聖人立象以盡意,設卦以盡情偽,繫辭焉以盡其言,變而通之以盡利,鼓之舞之以盡神。」人類的語言文字在表達高深境界時,往往辭不達意,須以種種譬喻象徵的方式來輔助說明。老子五千言論道,第一句即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書中又屢稱不言之教,主張大音希聲、大辯若訥

。莊子跳脫名言是非之難定,以寓言說理。佛教傳法,總提不落言詮、不可思議,所謂言語道斷,心行路絕。《詩經》以比興的文學手法彰顯王道,《易經》更徹底,全部卦爻經傳都是象徵,真要懂得微言大義,絕不能拘泥於一字一辭,必須觸類旁通,善體言外之意。另外,所有以上的法門都強調躬行實踐,空言無益,真知必然來自於力行。前引〈繫辭傳〉所稱變通鼓舞、盡利盡神,就是群體行動的境界。齊家治國,戰陣攻取,都得激勵鼓舞群眾,立身有本,行事知權。

  形篇論形,談先固守自保,再伺機攻擊求勝,談算地出兵,作最務實而均衡的兵力配置,積累實力至最佳狀況時出手,篇中不露一形字,篇末才總結一句:「稱勝者之戰民也,若決積水于千仞之谿者,形也。」這不僅是行文高明,意境亦妙不可言,自古即贏得眾多讀者的讚嘆。《鬼谷子‧損兌法靈蓍》中有一段:「善損兌者,譬若決水於千仞之堤,轉圓石於萬仞之谿,而能行此者,形勢不得不然也。」明顯是受了孫子形、勢二篇末句的影響,千仞之谿改成千仞之堤,另以萬仞之谿取代千仞之山。孫子勢篇末句為:「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于千仞之山者,勢也。」和形篇末句幾成對仗,其實高山滾石或瀉瀑,蘊蓄的位能瞬間轉成動能,都有雷霆萬鈞的衝擊力道

,勢必造成山下谷底極大的破壞。所謂形勢比人強,高壓下不容不低頭,損兌法終結一句「不得不然也」,道出了形勢的真諦。

  形篇末句才見形,勢篇卻又不然,全篇處處見勢,多達十字,戰勢、任勢、險勢、勇怯之勢、激水漂石之勢、彍弩之勢乃至轉圓石之勢,給人強大的迫促感。漂石跟彍弩的比喻極切,充滿張力,也是抽象觀念的具象表達。

  虛實篇較長,文氣綿密貫串,卻罕見虛實字眼,

通篇只有兩處:「進而不可御者,沖其虛也。」以及末段「兵之勝,避實而擊虛。」至於虛實的定義,反而見於勢篇:「兵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虛實是也。」拿石頭砸雞蛋,以實擊虛,徹底粉碎對方,又是生動的意象描述。

  虛實篇倒是大談形字,多達十三處,其中最精采的是將形的境界推高到無形:「微乎微乎,至於無形…故能為敵之司命。」無形則不可測,神出鬼沒,攻敵無備,故能主宰敵人的命運。〈作戰篇〉亦稱:「知兵之將,民之司命。」大將的所作所為,真是舉足輕重。「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誘導敵人處處暴露形跡,而我方卻隱匿無蹤,自然可隨意調度優勢兵力,痛擊敵人部分軟弱的環節以致勝。「形之而知死生之地」

,故示偽形誘敵反應,以探測敵人強弱虛實的分布配置,這和武術對打的虛招相似。「形兵之極,至於無形;無形則深間不能窺,智者不能謀。」一路推演,終於說出了光輝的命題,兵力佈署一旦到了無形的境界,敵方臥底最深的間諜也不能窺測我方的真實行動,最有智慧的謀士也無法料算我方的真實意圖。〈用間篇〉有所謂上智之間,如伊尹、呂尚可左右朝代興亡,若遇無形之兵也沒輒。

  一旦掌握了無形的奧秘,就可視對方之形而為最佳的處置,獲勝後大家只知其然,莫知其所以然。敵人之形每次不同,我方的應對也隨時調整,

所以取勝的方式很少重複,長此以往,更讓敵人摸不透。「因形而措勝于眾,眾不能知;人皆知我所勝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勝之形。故其戰勝不復,而應形于無窮。」因形則活,制形則勝,應形則神,看似被動因應,實則後發先至,掌握了真正的主動。

  虛實篇末段以兵形象水為喻,流暢地下了結論:「水之行,避高而趨下;兵之勝,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行,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成勢,無恆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高下實虛,有所趨避,其實還是以水流自高處沖下之勢為基本意象,談以實擊虛之效。水無常形,地無常勢,順勢曲折奔流,終能達成目的,用兵亦當如是。無成勢、無恆形二句,已將形勢虛實打成一片,形勢的隨機應用和靈活調度就是虛實,就能出奇制勝。《易經》尚變,卦卦爻爻都有針對情境變遷而生的適宜策略,〈繫辭傳〉有云:「易之為道也屢遷,變動不居,周流六虛,上下無常,剛柔相易,不可為典要,唯變所適。」不拘泥於定形定勢,永遠跟著變化走,這和虛實篇結論完全相同。因敵變化而取勝謂之神,〈繫辭傳〉亦稱:「神無方而易無體。」「陰陽不測之謂神。」無成方,無定體,變幻莫測,永遠讓敵人捉摸不透,正是用兵的最高境界。

淵渟嶽峙,雷動風行

  《易經》以八卦取象,乾健、坤順、震動、巽入、坎陷、離麗、艮止、兌悅為基本屬性,相當抽象;乾天坤地、震雷巽風、坎水離火、艮山兌澤為自然現象,就具體而生動的多,易於刺激人的創意想像,從而透悟經中深刻的智慧。

  兵法十三篇最常見的意象,還是坎水艮山,這不難理解,古代行軍作戰多須跋山涉水,而山勢阻隔、水流艱險,也極似用兵之難。虛實篇稱兵形象水,避高趨下,勢篇提千仞之山及激水漂石,形篇決積水于千仞之谿,都是有山有水的複合意象。易經的師卦講勞師動眾,大將出征,其卦象即地中有水,潛行地下,流竄不定,既隱密又靈動,讓人防不勝防,正合兵法之旨。〈軍爭篇〉講:「不動如山。」全合艮卦知止、穩静不動之義。「難知如陰,動如雷震。」由靜瞬間轉動,又成了震卦之象。而易經震、艮二卦一體相綜,本即動中有靜,靜中含動,動極轉靜,靜極成動。

  艮卦彖傳稱:「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其道光明。」艮卦之止,絕非永遠不動,而是厚蓄資源,待時而動,不動則已,動必驚人。〈九地篇〉末所謂:「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按兵不動,端凝靜處,其實在等待或誤導敵人鬆懈,一旦出現可乘之機,立刻迅捷行動

,取得勝利。易經豫卦卦辭稱:「利建侯行師。」為軍事行動前的準備工作,其卦象上震下坤,有先順勢用柔、後強力行動之意。豫卦第二爻爻辭云:「介于石,不終日,貞吉。」孔子在〈繫辭傳〉中解釋:「知機其神乎!機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君子見機而作,不俟終日。介如石焉,寧用終日?斷可識矣!」耿介如石,超然冷靜,故能明辨幽微,當機立斷,由靜轉動也是一瞬間。轉圓石于千仞之山、決積水于千仞之谿,都是積形成勢,靜極轉動,高位儲藏的能量一旦釋出為爆發的動能,自然所向披靡。

  易經中又有夬卦,上卦兌為澤,下卦乾為天,有澤上於天之象,一旦積水滿澤,必挾萬鈞之勢傾瀉而下,造成下游極大的衝擊。夬字加三點水為決,本即分決、潰決之意。卦象五陽衝決一陰,強弱懸殊,為必勝之形。兵法形篇所述,全同此象。若決積水于千仞之谿即夬卦之形,勝兵若以鎰稱銖,成壓倒優勢,勝兵先勝而後求戰,其所措必勝,勝已敗者也等等,皆可從夬卦原理推出。

夬卦第五爻高居君位,掌決斷之權,為善攻者動于九天之上;第二爻爻辭稱:「惕號,暮夜有戎,勿恤。」警惕防備敵人夜襲,以除後顧之憂,為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兩爻合起來,即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故能自保而全勝。

  依〈謀攻篇〉定義,全勝指全己且全敵,為不戰而屈人之兵,為善之善,這也是夬卦的主旨。夬卦內卦乾,剛健充實,外卦兌,和顏悅色,談判溝通,五陽對決一陰,雖居絕對優勢,仍希望和平解決。彖傳稱:「健而悅,決而和。」欲以戰逼和,就得遣使談判,勸對方勿據隅頑抗。夬卦第三爻與最上方之陰爻相應,爻辭稱:「君子夬夬獨行,遇雨若濡,有慍,無咎。」就是扮演和談密使的角色,遇指私下接觸,雨在易經為和解的象徵。本爻若發揮作用,爻變後,夬卦變成兌卦,内外皆和,化干戈為玉帛矣!夬卦結合二、三、五共三個爻的努力,三爻齊變,變成震卦,有雷霆萬鈞之勢,自可威懾敵人而達到全勝的目的。

  坎水無常形,殺傷力巨大,但還是有形可見,更可怕的是巽風,無形無象,高速流竄又隨時轉向,才是防不勝防,最難對付。虛實篇所強調的運兵無形,完全可用巽卦的卦象卦理來印證。〈繫辭傳〉稱:「巽,德之制也;巽,稱而隱;巽,以行權。」〈雜卦傳〉亦稱:「巽,伏也。」風行隱伏,權變無方,卻又因時制宜,恰到好處,故能掌握主動,以無形制有形。所謂致人而不致于人,唐朝名將李靖與唐太宗問對中認為:兵法千章萬句,不出乎此。所謂莫知吾所以制勝之形,故其戰勝不復,而應形于無窮,虛實篇將形勢推衍至極活至高的境界,難怪唐太宗贊歎:「孫武十三篇,無出虛實。」

  巽卦大象傳稱:「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彖傳亦稱:「重巽以申命。」正有大將三令五申、發號施命之象,將道專精入微,確可為敵司命,以及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申字造字意涵很深,種田深入植根,往上順勢成長,遂能得其所欲。申字亦可看成上由下甲二字的組合:甲為天干之始,主導開創,績效卓著;由則自由自在,揮洒不羈。虛實篇描述用兵之神,攻而必取,守而必固,進不可禦,退不可追,就是申的化境。巽卦初爻爻辭稱:「進退,利武人之貞。」進退自如,充分掌握主動為軍事行動的規律。

  易經中另有遯卦,遯即及時引退,像小豬跑路一樣,滑溜靈活,不易攔截捕捉。卦象上四陽下二陰,依易經觀象之法,可視為上二陽下一陰的巽卦三畫卦之象,稱作遯有大巽之象。既有其象,必含其理,無聲無息,進退如風,自然縱橫疆場。虛實篇所謂:「進而不可禦者,沖其虛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即遯卦原理的發揮運用。遯卦上卦乾為健行,四爻好遯,不拖泥帶水;五爻嘉遯,閃得漂亮;上爻肥遯無不利,爻變成咸卦,咸為皆為全,從容全身而退。

  孫子形篇先守後攻,主張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故稱:勝可知,而不可為。虛實篇將形提高至無形,揮洒運用自如,能以專眾擊敵分寡,

故改稱:勝可為也。

奇正相生,虛實相成

  孫子勢篇提出奇正的概念,強調以正合,以奇勝,可使畢受敵而無敗。一般來說,正是堂堂之陣,大部隊主要兵力的佈署,奇則是機動配置、

適時投入的預備力量,奇正相互呼應,配合攻守,

可造成極大的張力,迫使敵人張皇失措而致敗。正兵依常規佈局,制衡敵人,奇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以打破平衡,創造勝機。手法不斷翻新,出奇制勝固然重要,沒有正兵壓陣也不能成功。奇正之分亦非固定,視敵反應可隨時調整變換,以正為奇,以奇為正,使敵莫測高深,這叫奇正相生,如環之無端,運轉無窮。奇正是虛實的基礎,虛實是奇正的擴大運用。奇正是作戰的兵力配置,在點上分眾寡;虛實是部隊運動時的分散集結,擴及戰場全面的以眾擊寡。李靖說:「奇正者,所以致敵之虛實也。敵實,則我必以正;敵虛,則我必為奇。」將二者的關係概括的很好。《孫臏兵法‧奇正》稱:「形以應形,正也;無形而制形,奇也。」再用虛實篇無形勝有形的說法,分別奇正,強調出奇制勝的隱密性和突發性,也是相當精確的理解。

  奇也是數學上奇偶的奇,所有偶數加上奇數,都會變成奇數,是製造數字變化的關鍵。宇宙天文學上稱大霹靂的源始為奇點,所有物理規律在那裏失效,卻又能創生出一切物質。易經用五十根蓍草的占筮法,稱大衍之術,虛一不用以象太極,因此衍生四十九根分分合合的演算,兩邊四四分堆後的餘數也稱奇,所謂歸奇於扐以象閏,摹擬天文觀測的歲差,積餘置閏的曆法,以之推演斷事,有鬼神莫測之機。奇餘之用,所謂關鍵少數,常能左右吉凶勝負的最後結果。【註2

  易經的恒卦,外卦震雷為動,内卦巽風為入,代表一切外在的行動基於内部深入的討論研究,

雖處雷動風行之中,仍呈現長期穩定的風格。第三爻爻辭稱:「不恆其德,或承之羞,貞吝。」一旦缺乏恆德,妄動多變,會自取其辱。但高居君位的第五爻爻辭卻稱:「恆其德,貞。婦人吉,夫子凶。」似乎又在鼓勵求變,大丈夫因時制宜,不必一板一眼,墨守成規,當變不變,反而致凶。故而小象傳稱:「婦人貞吉,從一而終也;夫子制義,從婦凶也。」恆卦第五爻爻變,成大過卦。大過卦象上下二陰,中夾四陽,一付包裹不住即將爆裂而出之象,卦辭稱:「棟橈,利有攸往,亨。」棟梁承載不住過重的壓力而彎曲,這麼危險的情況下,反而向前猛衝,得獲亨通,正所謂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後生。〈雜卦傳〉稱:「大過,顛也。」大過行事顛覆常規,出人意表為奇,恆卦經久守常,穩紮穩打為正。恆卦君位爻變成大過,是正轉為奇;同樣,大過卦君位的第五爻爻變,又變回恆卦,是奇轉為正。這種高層領導因時制宜、變換操作的手法,正是兵法上的奇正相生。

  奇正由形勢而生,又為虛實調度之基礎,而形勢虛實的分析變換正是易理易象的核心。易經以乾卦陽剛為實,坤卦陰柔為虛,虛實互補,相反相成。有時虛以致實,柔能克剛;有時實以擊虛,剛能敗柔。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中有各式各樣的範例。再加上爻變卦變的動態轉換,其實共有六十四乘六十四合計四千零九十六種變化類型,真是千變萬化,人生各式戰場的情境無不包羅其中,值得深入蒐羅研究。

  舉例來說,大壯卦上二陰下四陽,内卦乾為健,外卦震為動,有陽入陰中、剛強猛進之象。高居君位的第五爻爻辭云:「喪羊于易。」羊即陽,以虛引實,以柔克剛,使陽氣喪盡,拖垮了入侵的強敵。歷史上幾次大規模的遠征作戰,如日本侵略中國,以及拿破侖、希特勒攻擊俄國,都遭致最後失敗,即為顯例。又如升卦卦辭稱:「南征吉。」一路挺進,氣勢如虹,而第三爻爻辭為:「升虛邑。」爻變成師卦,卻是蘊藏風險的一場戰役,須審慎因應。虛邑是座空城,敵人早已撤離所有資源,佔領無益,還不如繞過繼續追擊。虛邑也可能是海市蜃樓,根本就不存在,以虛為實會犯下重大的戰略錯誤。二戰後期,美軍在太平洋戰區發動反攻,採取跳島攻擊,在掌握海空優勢下,使據守孤島的日軍自生自滅;歐戰諾曼地登陸,另以加萊假部隊集結誤導納粹德國,聲東擊西成功,都是升虛邑的戰略運用。

  形勢二字,在易經乾坤二卦中亦有分述:乾卦彖傳稱:「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坤卦大象傳稱:「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天生萬物,在大地上滋養繁衍了各類物種,各有其形,互動起來遂成自然生態宏大之勢。兵法的形是軍力部署、配置得宜,一旦伺機發動即成勢,道理與此相通。

稱物平施,釋人任勢

  形篇勢篇末段,各有一處疑義,尚待釐清,且可以易理論證。

  形篇稱:「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正。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數,四曰稱,五曰勝。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故勝兵若以鎰稱銖,敗兵若以銖稱鎰。稱勝者之戰民也,若決積水于千仞之谿者,形也。」這一大段欲精確理解,關鍵在稱字。稱為對比、稱量、權衡之義,任何形體組織要有可大可久的發展,須維持其整體結構的穩定勻稱,某部分過度膨脹、畸形成長皆非良善。形篇講的是軍備動員及兵力部署,必須務實考量國家社會的綜合實力,以及軍事力量和其他資源條件間的配套關係

。度、量、數、稱、勝五項,為修道保法的法,依〈始計篇〉道天地將法的定義,法為曲制、官道、主用,正是組織編制、人事任用及軍費物資的供應管理等。度是長度單位,用來測量土地廣狹;量是容量單位,用來稱糧食;數是算籌,以計算出卒的數量。度生量生數,指的是由土地生產糧食的多少計算可出兵員的總量。數生稱生勝

,由敵我雙方可動員兵力的稱量比較,以及兵力佔國力比重是否均衡合理,便可決定戰爭的最後勝負。以鎰稱銖表示實力相差懸殊,既佔壓倒性優勢,一旦對決,自然如懸瀑傾瀉無可抵擋。

  《商君書‧算地》稱:「凡世主之患,用兵者不量力,治草萊者不度地…方土百里,出戰卒萬人者,數小也。」〈徠民篇〉亦云:「田數不滿百萬,其藪澤、谿谷、名山、大川之財物貨寶又不盡為用,此人不稱土也。」商鞅變法強秦,富國強兵的謀畫皆出於此。《尉繚子‧兵談》稱:「量土地肥墝而立邑,建城稱地,以城稱人,以人稱粟。三相稱,則内可以固守,外可以戰勝。」將稱的意含講的更清楚。《逸周書‧開望》:「土廣無守可襲伐,土狹無食可圍竭,二禍之來,不稱之災。」《潛夫論‧實邊》:「土地人民必相稱也。」馬王堆古佚書《經法‧道法》亦稱:「度量已具,則治而制之矣…應化之道,平衡而止。輕重不稱,是謂失道。」即便銀雀山漢墓出土的孫子佚文〈吳問〉中,孫武預測晉國六大勢力未來發展,也是依土地人民稅收等計算為基礎,可見建軍相稱原則的重要。【註3

  易經巽卦運兵無形,權變無方,《繫辭傳》稱:「巽稱而隱。」由形勢至虛實的發揮運用,也重視結構相稱及行動隱密。謙卦卦辭稱:「亨,君子有終。」行事低調謙和,立論兼顧各方利益平衡,為易經六十四卦中結果最圓善的卦,其大象傳即稱:「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謙卦在易經卦序排行第十五,恰與洛書九宮數縱、橫、

斜三數之和為十五相當,這是理氣象數妙合自然

、精微深奧之處,不假人事安排。

  豐卦外卦震動、内卦離明,有如日中天的豐功偉業之象。然而依卦序演變,豐卦之後為旅卦,失時失勢失位,流亡四方似喪家之犬,可見持豐不易。歷史上許多雄霸一時的大國或政權,最後難免衰亡,即為此象。察其原由,或因窮兵黷武過度擴張,或因驕奢淫佚道德淪落,總之也是畸形發展,結構失衡,正所謂不稱之災。上世紀末冷戰結束,蘇聯經濟崩潰,瓦解分裂成十幾個國家,而美國卻成為舉世超強,也是極好的範例。

  豐卦外卦震動,象徵富國強兵的硬實力,内卦離明,代表教育文化等軟實力,二者必須配合均衡發展,才可大可久。單項過強,另一方面過弱都會出問題。因此豐卦義理非常強調上下内外的均衡配合,所謂「明動相資」,方能致豐、持豐、永豐。《論語‧季氏篇》稱述孔子思想:「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正為此理。

  豐卦初爻與第四爻的互動,爻辭所述即各自為主又密切配合,啟發人至深。初爻為下卦離明之底,象徵文化底蘊;第四爻居上卦震動之主,代表政經實力。兩爻齊變,豐卦轉成謙卦,以謙和持豐,滿招損變為謙受益,聚多益寡,稱物平施,遂得善終。

  兵法勢篇末段稱:「善戰者求之于勢,不責于人,故能擇人而任勢。任勢者,其戰人也,如轉木石;木石之性:安則靜,危則動,方則止,圓則行。故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于千仞之山者,勢也。」擇人而任勢的擇字,應為釋字的假借,否則義理不通。釋為捨棄、放開之意,釋人而任勢才凸顯形勢比人強之理,所以戰人如轉木石,人皆不得不然,所以求之于勢,不責于人。只要造勢成功,一切任運自然,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古典中以擇為釋的例證甚多,如膾炙人口的李斯〈諫逐客書〉有云:「太山不辭土壤,故能成其大;江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又如《呂氏春秋‧察今》稱:「擇先王之成法,而法其所以為法。」〈大樂篇〉亦云:「先聖擇兩法一,是以知萬物之情。」再如《史記‧貨殖列傳》:「乃治產積居,與時逐而不責於人;故善治生者,能擇人而任時。」擇字都作釋字講,才理通詞順。《史記‧太史公自序》稱美道家:「至於大道之安,去健羨,絀聰明,釋此而任術。」釋、擇二字通用,顯然再無疑義。【註4

  本文前論形勢時,曾以艮山之象最能涵括積形成勢的概念,艮、震一體相綜,時止則止,時行則行,靜中含動,靜極轉動。艮卦卦辭稱:「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不獲其身、不見其人,正是釋人而任勢,徹底捨棄人相的執著,一切因順自然,而獲無咎。不獲其身、不見其人,也是由有形進至無形的境界,又與兵法虛實篇的主旨相合。

 

 

 

【註1】請參見拙作:〈震用伐鬼方──大易兵法初探〉,台北主辦之第14屆國際易學大會,199811月。〈鬼變機神──大易縱橫術初探〉,安陽周

        易專修學院主辦之第三屆世紀周易論壇,20065月。

      〈詭中之詭──由易經析論孫子用間思想〉,台北孫子兵法學會主辦之學術論壇,20076月。

      〈知機應變──推動大易兵法研究〉,中華孫子兵法學會《華孫學刊》創刊號,20073月。

【註2】以餘奇釋奇正之奇,是法國學者魏立德之論,〈關於孫子兵法中的數理邏輯〉,山東惠民主辦之第一屆孫子兵法國際研討會,19895月。

       參見李零《兵以詐立──我讀孫子》一書,20075月版,李先生發揮的很好。

【註3】、【註4】參見于澤民《兩千年軍事思想的溝通──中國古典戰略思想今用》一書,20065月,解放軍岀版社。〈古老而完整系統的實力論──孫子形篇主旨探悉〉、〈為擇人而任勢正本〉二文,論述精闢,說服力強。

prev2. 聰明睿智,神武不殺—人的文明之道 4. 易經擂台(3)︰豐卦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2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21

更多...

歡迎新會員

partialsky 05月14日
kovida653 01月16日
0922677992 12月15日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