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2022年 10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rev1. 以智取勝-由大易兵法析論滔滔兩岸潮 3. 大道無形──由易經析論孫子「形勢虛實」之思想next

2. 聰明睿智,神武不殺—人的文明之道

聰明睿智,神武不殺人的文明之道

分享者:劉哲雄

緣起

古今中外,為了爭奪適當的生存領域,對自然進行著歷久不歇、接力式的改造;也有為了競爭生活空間而進行聚眾行師的對抗;更有那自認擁有優秀血統,為剷除不適者的優生改造的屠殺。不論其目的為何,在目的的背後,總是依附著過度消耗自然而破壞自然、或結合強力的軍事運作的殘酷戰爭,所以有了人定勝天、或所向無敵的誤判。可當我們論及用兵或兵法的運用,腦中到底會出現何種畫面或影像?是煙塵彌漫、砲聲隆隆、血流成河、屍橫遍野?是各擁核子武器,戰事一觸即發,為先發制人,在選擇按不按鈕時肅殺的窒息感?是商場上爭奪市場的廝殺、同事間互爭業績的爾虞我詐?是街頭巷尾為了搶先、預佔停車位,而擺放的盆栽、待廢棄的機車?抑或是人類任意恣行,不停歇的對無言的自然環境的巧取豪奪?

兵法運用的魅影,當真無所不在!就連以「柔弱勝剛強」為用的《老子》一書,于第五十七章的起首就有:「以正治國,以奇用兵」的論說,然其所謂「正」者何?「奇」者又為何?和《易》所言「貞」、「渝」、「時變」或其他卦爻辭之意,又能有多少的互通貫穿?對前述現實經濟發展與自然環境的互動,是否可以有所助益於其中,以利共生共榮目標的達成?兵法到底是一種爭奪生存空間和標榜自我優越性的、簡化式的、系統化的理論?或為運旋組織、改變他人與自然、開創「文明」的論說呢?而所謂的「文明」難道就是一種對自然的掠奪或傷害?

科技藝能的提升,往往伴隨所謂「文明」的開展,雖然日升月進,但平心而論,大底都是從自然環境中奪取資源,創新與轉化的結果,同時也直接或間接的促使自然環境產生難以在短期自復的病兆;為了共同的生存與下幾世代子子孫孫的未來,我們是否也可以自經典中吸取營運的養分,讓群眾、企業或國家的領導者,從經典之中可以得到一定經驗的徵信、滋潤與智慧的提昇,並看見我們可以處置的範疇,和責無旁貸的使命,進而調整所謂「除敝興利」以開創「文明」的作為,不只是單純對環境資源的奪取、傷害,希企也能改變態度與運作模式,迎向更精確的經濟發展與自然環境共榮的境地。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r)在對19世紀末與20世紀前半葉那一個黑暗時代的文人所作的評斷中言道:高度警覺到傳統的斷裂無可挽回的西哲海德格之所以望重士林,在於他的「傾聽傳統,傳統並未將自己拋棄于過去,而是在思考著現在。」〈註1〉反觀海峽兩岸的經典古書,雖然被如火如荼的翻印著,是否就是要將那「思考著現在的傳統」與人為善呢?否則,書若只是成為一種知識的傳播,而未能尋得適當的發展基地,尋得自己的家,並照護著那個家,那也只是佔據腦中神經元上的碎片殘屑而已。是故,本文擬就《易》、《孫子兵法》與《老子》諸書的論述中進行挖掘、審視、探索,並就經濟與環境共創雙贏的可能之道,做一初探之後的立論,期能拋磚引玉,讓經典之資源能在共同的激盪中,如湧泉之出,追求人與自然的平衡發展,免除所謂「自然反撲」的恐懼或傷害,造福你我及後世代的子子孫孫。

文明者何?

《易‧繫辭下傳》文本中有一段有趣的論述,一方面說明《易》的創始源於「觀」的運作結果,另一方面則以十三個卦離、益、噬嗑、乾、坤、渙、隨、豫、小過、睽、大壯、大過、夬描繪人們從結繩記事、狩獵、穴居,到從事農耕、營商、造器具、居宮室、明喪葬之禮,進而以書契運事、記事、制度的建立,而達於「垂衣裳而天下治」的進展(註2),活脫是一種融合人文發展與科技「文明」的演變史。而那一段歷程,我們似可以把它視為「學習改造自然」的初級「文明」階段。那個時候,除了符號、文字的創造運用之外,可以清楚的瞭解到人的需求是簡約的、基本的溫飽與自我的護衛;人受著自然極大的制約,故有著「天地之大德曰生」的感念?!《孫子兵法》中有云:「知彼知己,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那也是一個因於覺「知」的「委曲求全」的歷程。那歷程也以文字被記錄、傳載著,禮制則成形並邁向一定的成熟度。而禮制、組織建構的完整程度,卻被認知為「文明」的程度的差異性,切割成「中國」或「蠻夷」、「文明」或「野蠻人」的自我優越性的分別心,「同人」「同人于野」的世界大同理想的企圖與操作質變為「侵伐」的爭戰,那是人性的本然?抑或是開展「文明」的必然?

兵書《三略》中有這樣的論述:「聖人體天,賢者法地,智者師古。」雖言說為衰世作,但自「體天、法地、師古」的智慧中,我們確然可以得到開展自我的基底除了自覺的「體天」以「自強不息」外,更該身體力行的是「法地」以「厚德載物」,與「師古」的「稱物平施」達到一種人與自然共生共榮的發展;雖說是兵書之言,卻可給人深沉的提醒貫通天、地、人的「王」人是可以有無限的改善能力的。所認知的「文明」影像,應是如此的祥和進步模樣的。古書上釋「人」,也確然給予人諸多的能耐與大力量,它是這般寫真的:「人所以補天地之缺也。」好大的氣魄!可二千多年前的古人,大概想不到在人慾的氾濫之下,自然已在號啕、吶喊、示警,而其矛頭就是直指向「人」!而人與人的爭戰,在歷史的洪流中,也從未有停歇的時候,難道這就是我們所要的「文明」?「文明」當真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情境!

創造與發明是一條不歸路,因為人的需求永無止境;而創造與發明則推動著「文明」不斷的向前挺進,那是一條科技的文明之道。《文言傳》云:「元者,善之長也」,科技必和之以人文,方能得其所謂「善之長」人與自然的共生共榮科技發展才能久且長。《說文》釋「人」曰:「人,天地之性最貴者也。」《禮運》曰:「人者,天地之心也」,人確然有此能耐,也必要有「善之長」的執行力,否則枉為人。「善之長」是一個「全」的概念;是一個「道」願景與最高的指導原則是《孫子兵法》中〈始計〉必「經之」的首要之事,「文明」開展的求「全」之行。可莫忘!求「全」必發生、運旋于「天地」之間。是故,「文明」當是一個「天下雷行,物與无妄。…以茂對時育萬物」的共生共榮情境。人,還有很多精進的空間,以擔當起《離‧象傳》所云:「繼明以照于四方」所以「補天地之缺」的大願和大行。

中庸之道的文明

甫進入二十一世紀,鋪天蓋地而來的是全球暖化、氣候異常的詭譎情勢,海平面上升,可能的災難之說此起彼落;是大地自然的循環?抑或是人為妄作,造就「天垂象」以示警的結果?唯不論其緣起為何,大趨勢的變異總是令人充滿憂思不為自己,而是為我們的子孫!現今我們應該以怎樣思維和態度,來面對此一無法逃避的「共業」呢?其首要者應是《孫子兵法》所謂:「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完「全」的整備,才是面對未來變數的鎖鑰。

「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是《孫子兵法》針對爭戰時「全」勝的所有準備,舉凡政治、經濟、軍事、法制都是其基本範疇,國家願景的達成、主權的實際掌握與法制的確保和推展,就依賴「修道而保法」「而」字有兼、能之意,明「修道」與「保法」不能偏廢方能成就。同樣的,「文明」的前進就是要能「修道而保法」以「伐謀」,才是穩健而強固的「全爭于天下…而利可全」,否則,恐怕很難避免「成、住、壞、空」循環的瞬間到來,終陷於離卦九四爻「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的滅絕境遇;為「天地之性最貴者」的人,能不慎乎?!

離卦雖是《易》上經滿是期盼、勉勵的收結,但就如何再啟明以「繼明」不止息的「明兩作」卦爻中有著清楚的提示。卦辭首言「利貞」(註3),是一種進而有成之後的回歸與再認知;是一種重新確認「今夕是何夕」、了解自然大勢的歸趨,及在此大勢之下「人」所應具的本分的調整與定位,然後我們才能「因正位以凝命」(註4),去做好人與自然間「嘉會」的連結,掌握「資始、資生」的天地資源以自蓄、蓄人(註5),建立足以再創另一層次「文明」雖然其結果可能是科技力的儉省或另類的提昇,和人慾的減損以補「天地之缺」的啟動機制和棲地,並奮力向她邁進。

隨應不同環境棲地的特質,「文明」有時候是「勇于敢則殺」的對自然進行改造(註6可自然的反撲亦是「勇于敢則殺」佔用河川行水區,興建溫泉飯店,而後遭水淹土埋即是一例。有些時候則是「勇于不敢則活」的順應自然,融于自然的風景之中(註7),地球極區的雪屋即是最佳的例證。就在「勇于敢」與「勇于不敢」各自選擇的自我調節下,不同程度且多元的「文明」於焉產生。但于其初始階段,處在何去何從的決斷路口,人必也是如離卦初九爻般的入于「履錯然」的情境,而後才有「敬之,无咎」的作為被執行著;可再觀那爻之《象傳》「履錯之敬,以辟咎也」的描寫,「敢」與「不敢」的選擇,在與自然運旋的當下,都是一種為活下去的必要選擇,唯在事後的檢視過程,能否因于經驗與對天地之道的了解,而有良善的補救措施《繫辭傳》云:「无咎者,善補過也。」才是人之所以「生生不息」,可長可久的「文明」之道,否則,「天網恢恢,疏而不失」啊!

觀離卦六二爻之爻辭:「黃離,元吉。」及其《象傳》所言:「黃離元吉,得中道也」;我們可以識解為是一種以「修道而保法」的無不為的全備作為,致能寬裕、從容、自在的回歸「中庸」之道,來開創所承續的使命和美好結果,終極能達於「天人通達」的境地。果真能如此,人與自然共生共榮的文明之道,或可企其成矣!

奇正之辨與運用

《孫子兵法‧兵勢篇》有言:「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前述「修道而保法」的全備作為,就是所以「正合、奇勝」的資源背景。其中「合」、「勝」二字,是一種動態運行的呈現,描繪「超越、克服對方,並進入自他不二、相通達、相生成、持續運旋的影像」;而其所以能至於此者,就在「正、奇」的運用。

「正、奇」的運用,所企欲達成的成果,就在于造「勢」、勝敵以開創自己的文明,是故《孫子兵法‧兵勢篇》中亦言簡意賅的對兵戰提出說明:「戰勢不過奇正。」文字看似簡易,可也有著欲行之,而實不易的感嘆!正所謂「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哉!」當然,其中也述說著「奇、正」的運用,仍是在「唯變所適,不可為典要」的原則下運行,方能建功。因此,欲獲得終極良善的實際執行結果之初,我們非得先就「奇、正」之理路,有一深切的理解不可。

「兵者,詭道也。」如是的說辭,讓用「奇」被化約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權詐」的單一意象。可《說文》釋「奇」為異,說明「其用於非常道之處的特殊性」;又言其「從大從可」大者小之積成,是包括一切都能徹底的、完備的意思;而可則是在大之下,一種被允許作為的表示試推其意,我們或可認知「奇」是一種追求成果的過程中,經由審辨之後的非常權行,是一種因時、因地、因人、因事以制其宜的非常手段詐者欺也,只是其中一種一時的運用方式而已。又《繫辭傳》言「大衍之數」,有所謂「歸奇於扐」之語,此處之「奇」音為「積」,其意為「零餘數」,更可見「奇」是一種「非」常作為,是一種用之於「非」常之時、地,以求「全」與開創文明過程中的不得不為的手段,萬不可過當,若變其為常而用之,則「奇」不只是形同廢物,恐怕還有招惡致災的可能。例如,山中林木的開發,本為供應人類文明之所需,在伐木與植樹之間若能量及自然生態整體的平衡(儘管在資源調查未盡理想的情境下,平衡是一種荒謬的思維,但心存平衡、或有平衡的觀念,則在作為上或能產生節制,而能期其不致使用過當,讓自然有自復的可能),亦能有長治久安的環境可期;可若是大興土木,開山闢地,導致大地失衡,不能自復的局面,大地反撲,致人陷於災難之境遇,卻是為大地者在與人對待互動時的「正」理,因此,用「奇」之時,我們怎能不敬慎而行呢!               

「奇」是一種「非」常作為,則「正」就是常道了。常道往往隱藏密含於日用之間不像「奇」的操作運用,充滿令人打心底振奮的新鮮、刺激感受容易時久而厭生,是故,必以「正」督行,方可得其完備、積成。《說文》釋正:「是也」,又言:「以一止之」;《說文》言「一」,謂其「惟初太極,道立於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老子》亦云:「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註8)吾等可以掌握並推知「一」是一切形體、成果所以形塑而成的創世開端。又《說文》釋「止」為「下基也」、「象艸木出有阯」,其所重者在「使艸木益滋上出達」,「止」有「築基、蓄能、造勢、以企來日」之意;綜觀之,「正」實是「構築一切所以形塑成果的開端,將其發於所有人員的日用生活與運事操練之中,在持續不息的累加與蓄養基底下,完成一切整備的作為,並落實於運勢任事、成其大功的實踐作為裡,以開創文明的常道。」由此可知,舉凡政治、經濟、社會、環境的「修道而保法」的踐行,使文明得以永續開展的作為,即是「正」,即是常經。

時之義大矣哉!

因之於「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的理解,於開創文明的任事用人之際,何時用「正」?何時用「奇」?我們勢必要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未來才能有「如實」的期待。歷來對「正奇」運用的註解,不勝枚舉,如「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河」,是孫子對奇正之用的註腳,說明「正」與「奇」是互變的,是為適度回應各種狀況的一切可能的調整,其作用是在使人捉摸不定,無從窺知其間的奧妙,卻能達於成功彼岸的作為。又何延錫言:「兵體萬變,紛紛混沌,無不是正,無不是奇…」(註9),亦是對「正」、「奇」互變的有力註解。惟文明的開展與災難發生,往往就只是一線之隔,用「奇」之時,必先要考慮自己有沒用「奇」的條件,否則,在不具備條件之下,強行用之,恐有「患自掇」之憾事緊隨而至;現今,不論全球氣候的變異也好,金融風暴的發生也罷,就是在追求「出奇以致富」的操弄中所導致的結果。這般的情境,也為文明開發的所規劃的進展,蒙上空前的可能的災難因子。

「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坦然而善謀,天網恢恢,疏而不失。」這是《老子》一書闡釋自然運行的模型,人與自然互動中最重要的掌握度則在「知幾自節」;離卦九三爻辭有著明確的提示:「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告訴我們「知其變而不知放下欲望的包袱,然後自節以應變,則恐陷於凶惡的災難之中,那是可以預期到的結果。」抑或者是如離卦九四爻爻辭所示現的景像,「无所容」真是文明開展中必要的肅殺?如恐龍的滅絕般,是為下一個主宰地球的生命體,創建其容身的處所?聰慧多能的人,是否能如離卦六五爻的描寫「出涕沱若,戚嗟若,吉。」在浩劫後,仍能活著感慨、感恩?就看吾等是否能認清事實,知變而自節制。

「知幾自節」,首要工作在認知觀念的改變,了解在無止盡的慾求和消費下,資源是有耗盡的一天,並進行多重式的補救作為,希企能達到離卦上九的情境:「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无咎。」成為一個「聰明睿智,神武不殺」的現代人,並於改變自然以繼續開創文明的道路上,與時偕行,恆常的運旋,開啟一個「人與自然共生共榮的文明之道」的成果,達於「自天祐之,吉无不利」的境地!

 

 

1:《黑暗時代群像》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r    鄧伯宸        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60

2:全文為:「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象于天,俯則法于地,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作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蓋取諸。包犧氏沒,神農氏作,斲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蓋取諸。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重門擊柝,以待暴客,蓋取諸。斷木為杵,掘地為臼,杵臼之利,萬民以濟,蓋取諸小過。弦木為弧,剡木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蓋取諸。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樹,喪期无數,後世聖人易之以棺槨,蓋取諸大過。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諸。」

3:離之卦辭:「│利貞,亨。蓄牝牛,吉。」《象傳》:「明兩作,離。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

4:文明王國象徵的鼎之《象傳》:「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5:乾《彖傳》:「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坤《彖傳》:「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

6:詳見《老子》第七十三章「勇于敢則殺,勇于不敢則活。此兩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惡,孰知其故?…天網恢恢,疏而不失。」筆者亦有此意!

7:詳見《文明的力量人與自然的創意關係》阿梅斯托(Felipe Fernández­Armesto)著  薛絢       左岸文化

8:詳見《老子》第三十九章  王弼 原注   金楓出版社      133134

9:詳見《孫子兵法》—不朽的戰爭藝術  徐瑜 編撰  時報出版    188

10:本文所引用之卦爻及十翼傳之辭,皆援用 劉君祖先生所著之《經典易》

prev1. 以智取勝-由大易兵法析論滔滔兩岸潮 3. 大道無形──由易經析論孫子「形勢虛實」之思想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15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15

更多...

歡迎新會員

partialsky 05月14日
kovida653 01月16日
0922677992 12月15日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