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2021年 12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rev12. 讀書心得----反身修己  方威智 14. 名可名,非常名  黃漢龍next

13. 養----與自己的對話  劉哲雄

養—與自己的對話     
 
劉哲雄
 
緣起—一段出人意表的論述
    在《炎夏飄雪》一書中,看到一段出人意表的論述:「知道要對自己好的人,比之於只會對別人好,卻不知對自己好的人,要來得更高一等。」﹙註1﹚這有異於今日所強調:「為家人戮力付出、或當志工奉獻己力,『對別人好』以樹建功德」的思維,著實引人省思…。可甚麼是「對自己好」?人間世怎樣的作為才是「對自己好」?是賺了飽足滿溢的錢,然後可以隨心所欲的花用,擠身所謂的上流社會,追求頂端的流行與享樂?是甘於清貧的生活,純就精神層面的滿足與提昇是瞻?抑或者已忘卻有「對自己好」這一回事,只是過一日是一日的等待,等待那從出生之日起,隨時就在迎接的死亡的到來?
    人生活於天地之間,不論所追求的目標是流行與享樂、是精神的生化提昇、或只是活著,都要透過的工夫,才能讓每一個人無有遺憾的各遂其性、各適其宜的走到人世的盡頭。有趣的是:養的諸多面向的歸結處,卻是人人都知曉的是為了「對自己好」,可我們往往失心瘋般的只是任自己隨事件的發生、發展而追逐流盪?!《老子》一書有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言述著:「人的或生或滅,猶如那草製的祭品—芻狗,祭畢、用過即焚,轉瞬間在大限到來時即化成灰燼」;可《老子》也云:「死而不亡者壽」,建立養的正確觀念或態度,向著「不亡」之境貼近、逼近,許是一個可以被你我計畫的標的。
    人之養,從表象的描述而論,依《莊子》之言:在保身、全生、養親,然後可以盡其天年;其間,則是達於「虛室生白,吉祥止止」—心齋—的探尋與入化,順理有序的道盡個人之養的各種可能境遇。《易》則嘗以屯、蒙、頤、萃諸卦,言說著養己、養賢、養眾的理序,追尋成就一方的小康之治或同人於野的大同之世,是屬由己推而及人的頤養之道,倘若就兩家之言述加以相串、相激,會有甚麼樣的火花蹦跳而出?又有什麼是可以因此而助益於你我的呢?
 
啟蒙與立志
    忙!忙到不能自己的忘了「自己」—此絕非《莊子》所言的「坐忘」,是現今變異快速的數位時代的特性;然而我們是否會在夜深人靜的獨處時刻、在和友人的對話中、或挫折的打擊下,偶然間碰觸到來自內心深潛、真誠的吶喊:「我要活出『自己』!」當下,你我都應該把握契機,追尋那個聲音,虎視眈眈的釘住那個標的,宛若它就是自己下半輩子唯一的負擔—這是啟蒙以去除蔽障的開端,然後在生生的革變之中等待…;或許它將在某一個時點、某一個空間,打開心門,接納我們並告訴吾等正確的答案,好讓我們忙得有意義—清楚的了知自己每一刻的所做所為—如理作意的「忙」。
    在一次又一次好友的匆匆離世中,他們的示現正不斷的產生發酵作用,漸漸的改變了自己的一些觀念與態度。省觀「忙」與「忘」二字的字象,同是從心、從亡,只是那心一在旁而一在下,惟二字所言述者皆是「失心」或「無心」?!我們往往用「一念之間」這一句話來相互提醒:「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變的。」並確信「就算是到不能自己的了自己—蒙,我們也可以在一剎那間,經由心念的轉變,創構命的產生—革卦相錯於蒙卦—重新找回『自己』的。」因為,我們已然覺知到「無心」的轉化,即是「以虛受人」的知一切的開始—這也正是啟蒙的第一步。
    「以虛受人」意味著清空了積塞的累世包袱,雖說欲求與渴愛仍在,卻絜齊了紛亂的情緒,讓自己能無有偏私、無有成見的重新檢視自己存在的意義—是在這一輩子做一件讓自己的生命,在綿綿接續的生生之流中,足以「進而上」的事情—這才是屯卦初九爻《象傳》所云的「志行正也」。然後,我們才可能主動積極的進行又一次啟蒙的運作,再一次讓自己又如「山下出泉」般的、無有染雜的學習,在生活中絕決的蓄育自己的「直心」—直心曰德,是「見山又是山」之—讓超越的可能性在此醞釀、發酵、生化…,雖說外表可能依舊是白髮垂老的模樣,可我已不是那個終日失心奔波的我了。
 
道路仍是既遠且長
    《老子》一書所云:「和大怨,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為自己的企求革變,寫出了肯定的話語,也在翩然回轉間,激勵自己步步為營的如實作意,奮力向前以追尋「進而上」的可能。可生活為何仍是圈束紛擾、渴愛癡妄?讓自己知當捨卻又難捨的心,依舊如此的迴轉糾結,使自己在一次又一次的奮力前進中,一次又一次的被拉回…!〈大宗師〉中所言:「夫知有所待而後當,其所待者特未定也。」道路果真仍是既遠且長!
    《說文》對「恆」字的解釋:「從心之舟在天地之間往復」,其如實描繪的應是:「天地之間宛若大川、海流,人們恰似那駕馭著小小獨木舟的漁人,得擔負、面對著起伏不定、糾結難明、變化多端的水流或海像一般,在變異的時空之流中來來去去」。雖然未來是那麼樣的不確定,你我卻依舊得勉力的運行於其中,也都得如實的面對那「不可避免的無奈」!當下,也許就只有《老子》一書所云:「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恰可以轉化、借鏡為一種「安時而處順」的撫慰吧。
《易》恆卦之《象傳》是這樣提省我們的:「雷風,恆。君子以立不易方。」—知彼知己的認清事實,掌握己身質性的特色,雖說有時要有當頭棒喝似的自奮自強,可同時也應對自己展現一定的包容力,並了知前非而今是的錯變與差異,堅持自己的志趣,然後只要如〈大宗師〉所云:「真人之息以踵」﹙註2﹚的健行,「久而不已」,假以時日,或許自然而然的也會展現出「久於其道…而化成」﹙註3﹚的成果。
 
養之道
一、尋以立
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就在於其完備的系統性,個中果真早已存有對治的圓融質能!可經典若只是了知而成為一種知識,而無法透過人的通微之思,以效法踐行,則經典必竟亦只是經典而已。頤卦初九爻之爻辭:「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意謂:「忘卻自己本具的質能,又不能針對問題予以合理、有效的檢視,只是寄望他人的關愛的眼神,希冀別人的垂青、施予,終將落於凶惡的境遇。」爻辭直接點出問題的核心之所在—妄!「美成在久,惡成不及改」,知曉癥結點在那裡,想走出迷思,邁向正途,要如何做才是「養之道」的關鍵所在?
「正確的思考來自於自覺,了解自己則是自覺的基礎。」《老子》一書有道:「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修之於身,其德乃真…。」言述的是:「能自立、自守者,自能擁有不干於物、確乎其不可拔之大力」;而其歸結處,則在於「以身觀身」﹙註4﹚的自持與自修的積累,最後我們也必能確定其在假以時日之後,足以形塑出破除虛妄蔽障的能量,然後,當最後一根稻草放進去時,永遠的革變將因此而誕生。由此可見,「以身觀身」即是自覺的開始,而對生命的了解也就在此刻啟動,它永遠沒有時間的限制;可若沒有「以身觀身」所創生的自覺,則時間的限制永遠都在!
    「以身觀身」即是止觀。「止」是一種完全相融於一切變化之中,與時俱進的活動過程,可其所展現的影像,卻為著「相融」—與變化同時、同步推展,莫怪會有「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的寫真—而宛如靜止一般的不變;所以它實際上是一種將能觀的心依附、黏貼於變化之本身,然後因其變而變的如理作意的歷程。是故,艮卦之《彖傳》才有「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的論述;也因此等的如實作為,才有接續其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之成果的標舉。
可觀之本身卻是一種高舉與抽離—省視觀卦之卦象,二陽爻高居天位,下俯以觀,即可見一般—然後以宏達的角度進行全面性綜覽的活動;《說文》釋觀之意曰:「諦視」,更可見其為非常之行;從止、觀二字所顯之意以推之,抽離與黏附之間,表面上存在著揮之不去的矛盾身影,可見得欲將「以身觀身」踐履於日常生活間之不易!亦可了知《老子》所言「善建」以立其基、「善抱」以健其行,二者相生相長之必要矣。
 
二、伺以顛
    時間,宛若黑洞,「它有一股巨大的吸力,貪婪的把一切有生命的東西吸進去;只有吃力的前進,我們才能暫時逃脫其魔掌。」﹙註5﹚面對如此艱困的情事,前進時應持有的態度為何?許我們可以藉由《莊子‧人間世》所云:「自事其心者,哀樂不易施乎前,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然後如困卦《象傳》所描寫:「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般的自處之,應是能達於「維心亨」之境的。
一切皆會流逝,是故,改變的機會無所不在,此應是至聖孔子的感慨:「逝者如斯,不捨晝夜!」該有的解讀模式?!而坎卦卦辭所謂「維心亨」,亦即是在此概念下,欲圖建構一個健全的深沉基礎,使我們能以清楚的自知,在無數不可避免的無奈情境中,開出一條得以依時而動的道路。然後,我們才能有所備的、相繼而上的以頤卦之六四爻辭的瞭解與掌握,來進行實務的承擔,因為「經驗並不居住在觀念裡,而是棲身於行為和事實中。」—是榮格先生的真誠自省,也是對你我的確切的提醒:「踐履,才能得到一個善於自處的終極結果。」
頤卦之六四爻辭所云:「六四,顛頤,吉。虎視耽耽,其欲逐逐,无咎。」意謂:「在一定量的累積與更高階程度的超越之後—四之時位,指涉的是另一階段的開始—應以柔性的包容和靈活彈性,顛覆過去的觀念和行為,以接納新事務的到來;因為,這樣的舉措已形塑可預見的未來的美善成果!」而其實際操作的過程則是:「如虎緊釘獵物般的、一意專注的鎖定、黏附於目標之上,然後,再接再厲的邁步前進,以追求『進而上』之自養。可甜美的果實,並非一蹴即成,歷程中必有各式各樣的起伏動盪,不足與挫折時刻試煉著你我,『善補過』的堅持和實施,已是日用生活間的功課;亦惟有如此的作為,『無憾』才能在心裡落實。」可你我「虎視、逐逐」者應為何?確切的執行標的又為何?
 
三、行以成
經由「尋」,我們確立了「以身觀身」的自修自煉原則;透過「伺」,我們掌握了時變的律動,不會錯過任何情勢的發展,又能與之相偕而行。而《老子》第十章所云:「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滌除玄覽,能無疵乎?愛國治民,能無為乎?天門開闔,能為雌乎?明白四達,能無知乎?生之蓄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即是吾等當「虎視、逐逐」的養之道,亦是當確切落實的執行標的。其先後次序之理,嘗試分述如下:
「載營魄抱一」,是從根源處著手,追求個人形、體與天道的三位合一體的呈現,然「一」者何?《繫辭傳》有云:「天下之動,貞乎一者也。」損卦六三爻辭云:「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結合《老子》一書對於此「一」字也多處可見的言說,如第二十二章所言:「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第三十九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及吾人耳熟能詳的,述說生命創生根源和多元結果的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綜言之,「一」是在說明《莊子》所謂:「其嗜欲深者,其天機淺」的對立反證;同時也告訴吾等:「一」是生、化萬物﹙事﹚的根源與作用。於人,「一」是一種了知根源,使形與體相合,能不干於物以役物的整全的,而又同時是相融於一切天道自然變化之中,與時俱進的活動著的—行在其中矣。能獨同時止,才是真切的「無離」,才是於養之道的建原則、立根源。
根源與原則既立,於執行之始該有的態度或方向,則在己身能否如嬰兒般的柔軟,以順任自然的變異,又能使自己精神專一的、常守不放的緊緊扣合生命成長過程裡,每一個剎那間的律動—獨同時止—然後如「橐籥」般的反復運化,讓自己在感、知與標記的日常行、住、坐、臥的學習中,練就、育養內斂的形質之氣,與外顯的威儀。如此,才是「專氣致柔」以「抱一」的踐履。
學習是為了追求更完善的修煉成就,惟過程之中難免有需要補足的疏漏;顯見自明性的察照,確實是必要的功夫。《莊子‧應帝王》中有云:「至人之用心若境」,描繪「至人」明鏡在心的自我察照,以深入精微—巽在床下般—的去除所有妄想偏見的方式。觀想太極圖中陰陽相對立、對應流盪的圖像,讓我們時時刻刻都能看到不同層面的存在;《易》綜卦的論點—相綜的兩卦可相互比擬為水岸之倒影—亦是提醒你我當下察照,好看見隱藏層面的機制。這些都是「滌除玄覽」:在自我察照中,覺知錯誤、改善作為,求得「無疵」的「善補過」—「无咎」的表現,所希冀的是實質「進而上」的層次提昇。
《易》漸卦《象傳》云:「山上有木,漸。君子以居賢德善俗。」描繪環境所蘊藏的浸染的影響力,並勉人要擇處具「善知識」之地,使自己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收借力使力之功;可其重點所在則是在推己及人,讓自己也成為那足以產生影響力的「善知識」,然後在整體良善的氛圍中,彼此不知不覺的相互向上升進…。漸卦《象傳》所言說的理序,正是以己「愛民治國」的表現。
 
 
四、生之畜之
在具體的世界,「雌」是生養萬物的代表—所有的子嗣、甚或一切超越的希望皆由此而出—相對應的自然生化的樞機亦在此。因為,若真有前世今生,則「母體的子宮或母性的形象,是可促使人成熟的地方;在其中,我得以變成過去的我、現在的我和將來的我。」﹙註6﹚「雌」即一切?!然後,就似確立再一次的開天闢地,並完成了所以資始、資生的材料;宛若同心圓的向外遞進,自然產生了「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的期待、或願景,此類比於「同人於野」的理趣,促使「以天下觀天下」的作為,順勢自然的應運而起,而「通天下之志」於焉誕生、催化、功成。「天門開闔」怎能無雌呢!
從「抱一」以始,至知不能「無雌」,再經由實際力行與觀察所獲致的經驗智慧,已然能洞察一切;如此「明白四達」的真知睿智,無迷無惑,足以導引人入聖境,吾人又怎能不把握此因緣具足的時刻,善加利用,善加施為?雖說生命永遠要面對新的挑戰,畢竟就像問題的答案始終在問題中一樣,一切的真實並不在遠方,它就在我們當下「以身觀身」的力行之中;依此而行,又能順勢用柔,任其自然的開創各式各樣的面貌,並抱持「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的態度,以「生之、畜之」,那麼最後的自由,神妙的答案將在自己的心中顯現?!
 
需—回歸現實
    「超凡入聖」若無實際的踐履相偕,將只是想像的語辭。因為,真實的生活風貌是不斷的變異、不斷的挑戰和期其有適時合宜的回應的世界;是故,當閱讀經典之後的重回現實,那才是真實的人生。
    一覺醒來,我們又面對新的開始;挑戰也是新的。當下,只有覺知的相融於變化之中,「徹底的依親身的體驗來了知那變化」,在其間,迴旋起伏由它;然後,我們只是在「飲食宴樂」中等待黎明的到來…或許當我們能遍知之時,也能如《轉法輪經》中所言:「如是,對於前所未聞的法,我眼生、智生、慧生、光生、明生。」﹙註7﹚讓無礙的、能以種種方式分析而了知的智慧,形塑具穿透力的洞見,照亮一切。那麼,回歸現實之後的努力踐履和等待,終將開花、結果。

 

【註解】 

1:《炎夏飄雪》焦諦卡Jotika禪師 著 果儒 譯   慈善精舍 印行
2:「真人之息以踵」本也有以呼吸周流,從腳跟而發的修煉與養生的涵義—「行走」有如汽車的引擎,帶動一切生機。
3:恆卦《彖傳》:「恆,亨无咎利貞,久於其道也。天地之道,恆久而不已也。…聖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
4:詳見《老子》第五十四章 原注/王弼 導讀/袁保新 金楓出版社頁179
5:《榮格自傳—回憶‧夢‧省思》C﹒G﹒Jung作 劉國彬、楊德友譯 頁131
6:轉寫自《榮格自傳—回憶‧夢‧省思》頁294 原文:「塔樓在某方面是可促使人成熟的地方—母體的子宮或母性的形象,在其中,我得以變成過去的我、現在的我和將來的我。」」            
7:《轉法輪經講記》馬哈希尊者﹙Venerable Mahasi Sayadaw﹚著    頁232
prev12. 讀書心得----反身修己  方威智 14. 名可名,非常名  黃漢龍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20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20

更多...

歡迎新會員

partialsky 05月14日
kovida653 01月16日
0922677992 12月15日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