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2021年 12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prev4. 易經擂台 (1) : 天地水火篇 6. 尚書心得 -- 皇天無親,惟德是輔next

5. 「得中」之行側探---從《尚書》與《易》論「中」的形成

「得中」之行側探

分享者:劉哲雄

事出必有因

在人世的操作過程,我們往往會把在紛擾,做對了決策、選對了邊,求得最終的期望結果就連「天」也好似與我們同一陣線稱之為「政治正確」;《論語》堯曰篇云:「堯曰:『咨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則把使命的賦予和自持以作了串聯,告訴我們只有在二者的相互融融會貫的情形下,就能避除「四海困窮,天祿永終」的狀況而得一「庶事康哉」的善果。

群經之首的《易》,在判讀一爻的運作,常以行事之時、位能得中否,來期許、勉勵占問者、或玩《易》者,能依中以執行之;同時也告訴我們得中,幾乎就是「吉」的保證書。如師卦九二爻「在師中吉」,訟卦九五象傳「訟元吉,以中正也」,就連艱困異常的蹇卦九五爻也有這般的提示,「大蹇朋來,以中節也。」困卦九二爻象傳更高度讚譽「中」行,勉之以「困于酒食,中有慶也。」而在解難的過程,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執行,之所以能創造美好的成果,也是因為「解,險以動…其來復吉,乃得中也。」

「中」在諸多經典著作裡,展示它不一樣的成事魅惑!可「中」的真諦為何?在紛紛的做人、處事的渦流裡,如何做才是「中」的落實與踐履?「得中」真是破除眾難的萬靈丹、有著排憂解困的魔法?抑或只是挫敗後的安慰劑、是另一種逃避的藉口?是故,本文擬就文字的遞演變化、《尚書》之堯典和皐陶謨二篇章,與《易》之卦、爻相參,來探索「中」、「執中」、「時中」與「得中」的意味,期能做為自己處世、任事的基準,用來追求更自在、圓實的生命底蘊。

怎一個「中」字了得

東漢許慎集結、推演《易‧繫辭傳》與其他文本的記載或傳說,來論述文字發展的脈絡,於《說文解字‧敘》曰:「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易八卦,以垂憲象。及神農氏,結繩為治而統其事。庶業其繁,飾偽萌生。黃帝史官倉頡,見鳥獸蹏迒之跡,知分理之可相別異也,初造書契…」,文字本身即描繪著精彩的動人的故事。

「中」字,同樣有著隨時間遞嬗改變的故事。它存在的緣由及要旨,卻自始至終都是為了更具生存競爭的力量,為了活下來,而且要活得更好

「競爭」無所不在,因為它是為了生存所必須採取的手段之一。上古時候,為了活下來、壯大力量,以利於共同操作,抵禦外力的可能傷害、並期企獲取更多的資源,形成了人的自然聚合和族群社會。甲骨文的字,作旌旗下有一箭之形,表示在同一旗幟之下的戰鬥體,而旗幟所插之處即是該族群生活的所在。為了防禦所構築的工事或房屋,就以共同的議事所為圓心,圍繞在周邊;而象徵不同族群的旗幟一向就插在議事所、或所圍繞的中心之處。甲骨文的「中」字,即作「在一個範圍的中心建有旗桿之狀有時旗桿上旗幟迎風飄揚,有時旗幟會被卸下以表示一地區的中心所在。」(註1)經由對前述的理解,我們可以推知「中」字,在當時有著地區中心內也、指揮所、戰鬥體,更是一個向心力所在的象徵,它同時也展現著一定的影響力,舞動著生命的大旗。

任何的突破都是長程發展的結果,更是日常人生的體現;「中」字也隨著這樣的律動,在無數次的迴旋裡,訴說著普世的意義。後人也往往在整理集成的過程中,既,豐富了文字的時代思維。

《論語》堯曰篇云:「堯曰:『咨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舜亦以命禹。」此處的「中」已然是承於萬化之源,與天地倆相合一的道心,在此同時它也必然蛻變、轉化為日用生活間,不隨物遷的常道。這常道經由領導者的正確執持、行於庶務,自然可破除「四海困窮,天祿永終」的迷亂阻礙,獲得政事昇平與人民永保安康的境地。

當外部情勢發展到既繁雜、糾葛、紛擾的情況,要想突破限制,必得有一番不同的視見;然而依據過去經驗,我們也能夠推知,那困頓中間必然存在著成熟美善的可能境地,只等待有心人予以開啟時,人們往往會反思身在其中的自處之道,並期盼著能獲致身、心、靈全面性的安頓。

《中庸》對此下了最佳的闡釋:「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在那樣的時代機制之下,中強調的是「內在的靜寂平衡」,存有一種不偏不倚的影像,是一個普世的理性本體。可處事、待人不是獲得「內在的靜寂平衡」就能了。是故《中庸》續之以「和」的行於外的說明。和是描述「外行時獨、協、成的會通融貫」,存有一種以常道運行於波瀾裡,仍能平和推進的影像,是一種理想生活型態的運動過程。

《易‧繫辭傳》之憂患九卦,也有針對行動時該有何等作為的提示:「履而至」、「履以行」。夬卦彖傳則如是言說:「夬,決也,剛決柔也。健而說,決而」。已然是人們互動時必要俱備的基本信念與實際作為。唯有透過「和」尊重、同理心的體會與執行的真誠互動,才能達於吾等所設定的目標。

是故,在時空的推移之下,經過無數歷史起伏、動盪的徵驗,《說文》對「中」字下了直接的註腳:「中者內也。內者入也,…別於外之辭也、別於偏之辭也、亦合宜之辭也。…從口丨,下上通也。」意謂:不論在或有利、或無利的條件下,「中」所要達成的目標已經有了不同面貌。它是「上下、內外、動靜、彼此皆能獲取全面性平衡度的順暢通貫、轉化,並能推行於外部之作為,以達到成就的彼岸」。人類歷史推演至今,「中」不再只是個人的「自了」感受,「中」「內在的靜寂平衡」除了是個人立身行事「和於心」,以安頓身、心、靈的根本所在,如今它更有著不一樣的廣度、深度與高度,那就是中、和一也

時中之道

「錯綜複雜」是人生的別名,即便是掌握了「中」的現今意義,人、我關係也絕對不會如我們所希冀的單純,其重點是「對事件的認知度的多寡,影響著選擇的行為與其最終的能動;而正確的選擇,又往往得之於能否與當下時空情事,相互契合的成熟度。」而從一事的啟動、認知、選擇、執行、到一定程度的結果,然後再另一個見於事的啟動…其過程正是時間的涵數。

《尚書‧堯典》說明堯在「允釐百工,庶績咸熙」之後,於尋覓接班人時的首要重點是:「疇咨!若時登庸?」而《皐陶謨》記述皐陶、帝舜與禹等人謀議國事,在論斷人的德能、人我的互動、到天人的相助相成,終行以成就事功之後,末了帝舜有著這樣的感知的話語:「勑天之命,惟。」描繪在殊勝俱足的情況下,只有敬慎審度自己所需擔負的使命,掌握事情的纖纖脈動,與強化對變的整全契合運行,自然能達於「庶事康哉」的境地。(註2

《中庸》在論述君子人的行事作為時是這般說的:「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無忌憚也」。(註3)好似描繪平常日子裡的人們,大抵都依照自己長期形塑的習慣生活著;那有一部分被習慣反向宰制的「無忌憚」無知的、輕忽的、自我寬恕的、自以為是的作為,追尋欲求的滿足;用「只要我喜歡」的迷藥,或我已「百毒不侵」的自恃情緒,如「過河卒子」無能復返的勇猛前進,致使生活的律動往往背離常軌,導致時間的涵數值,呈現負數成長,積弊漸增而無所知悉,也無能自革以盡命。

而「君子之中庸」,卻在使不見了的正道作為,落實於人們的日用常行裡。因為知曉「勑天之命,惟」的幾不可失,適時的擔負起「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的職責,「當仁不讓」的勇猛精進,依於禮、順於時、行於當下,創建一處「庶事康哉」的境地;即便是身處「四海困窮」的境遇,也能盡其力依時而動「遯世無悶」的以「儉德避難」,契合於「時行則行,時止則止」的時中之道,記取經驗,讓一切歸零,並利用前人的智慧,然後待時而發,追求時間涵數的正數成長值,這就是所謂的「君子而時中」了。

「時中」的境況描繪與砥礪,也遍見於《易》384爻的運行變化之中。從乾卦初九爻「乾龍勿用」的識時以自持、坤卦六二爻「直方大,不習無不利」的真誠以自然,經創始時的屯卦六三爻「即鹿無虞,惟入於林中,君子幾,不如舍…」的知幾以應變、「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無咎」的習坎信念與行進,成於既濟卦九五爻「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的務實、謙受;到終而有始的未濟卦上九爻「有孚於飲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的知時以節的告誡,在在都是今古相契合的時與位、問與答、病理與生理、吉與凶「並舉」心理學家榮格所謂的「同步現象」(synchronicity的描述,也讓我們知道:「時中」即是「活在過程中」的最適當作為,即是得中。然則,了解理論的架構,吾等又如何去做,才是最適當?才是得中?才能就現實的情況,創建一個我們都期盼的美好的、未來的環境?

得中之道

掌握「時中」理序的論述,尚需置之於實際的踐履,方得見事功。《孫子兵法》用間篇言:「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于眾者,先知也」,而要事先瞭解、掌握狀況,則「必取于人」。取于人所以「知…情者也」。(註4)「人所以補天地之缺」,人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說文》釋情:「人之欲也。」《易》以言飲食之道的需卦,告知,人在求溫飽怡情之欲時,當知「險在前」,及「剛健而不陷」的最適宜作為;其六爻並以需于郊、需于沙、需于泥、需于血的試煉,到自在如分的需于酒食,進而至實驗場域,敬慎以應事的入于穴,描繪人「活在過程中」的動態影像,其間存有觀、臨、臨、臨、觀、臨「並舉」觀中有臨、臨中有觀的律動身影。

熊十力先生曾依據《尚書》所示,在評斷夏、商、周二帝三王之所以得享盛譽的相傳心法時說:「執而已矣。」(註5)而《尚書‧堯典》更是針對所以「得中」之道,有著詳盡的論述。

《堯典》明示「得中」之道首要在態度。「欽若昊天」就是一種不自是的謙和表現,佐以敬重的行事作為,所融貫而成的態度。落實這樣的態度,才能在此基調上開展出「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的臨與觀的行動,才有「厥民析、厥民因、厥民夷、厥民隩」四時更迭的調整,使眾功皆興,獲致人能盡其力、物能盡其性的結果,創造一個「黎民於變時雍」止於至善的明王時代。所謂「得中」之道,謙以臨、觀而已。

得中之行

生命,充塞著激盪變動,而其如投石入水所漾出的漣漪,卻往往彼此感染、衝撞,也相互增益、或減損能動的力道,與塵埃落定後的結果;古往今來,有一個終極而美好的歸宿,總是為眾人所期盼著!

人欲有所為於世眾,必得立己之德,以成就立人之業。《易》六十四卦只謙卦之卦辭言「有終」,自古也言說其六爻皆吉(雖則各有不同成就條件的要求),可謂宏微俱美。謙,正象徵「言兼行」以立己;也明白訴求著「行兼言」以立人的德業。

無私的分享最能扣人心弦、動人情懷。是故,欲有為,首重在行減有餘以補不足的分享。《謙‧象傳》云:「地中有山,遷。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就是分享的落實作為;惟所言「稱物平施」,也道盡施當有所稱的思與行。稱否?那依歸從何而來?又應如何做才是擇善而行?「有終」,誠然表述著很大的、不同層次的、因人而異的行動空間。

考量稱否?是為了避免愛之適足以害之的情況發生。《雜卦傳》言:「臨觀之義,或與或求。」正是審度稱否?平否?的量表。

臨卦之卦象上坤下兌,本是象徵於群眾之中,藉由言語說明目標與訴求,更以身作則強化、堅固勢在必行的決心,並創造共識、共利的本分作為;惟目標的產生和執行手法的確認與落實,容或需因人而異、因地制宜,但總不脫於自觀而來。其間存在著安頓彼此身、心、靈,使之能健全以入世的根本所在,與日用生活裡,興利、互惠、教育推展的施行,期使原先不存在的美好情事能在此地誕生。整體的發展,所重者在親力親為、循序漸進的「活在過程中」living in process在每一個當下絕對真實的做自己。(註6)臨卦六五爻辭:「知臨。大君之宜,吉。」就是最佳的寫照;而其象傳更言:「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勉人以「得中」之行,是一個人人得而為之的最適當作為!

觀卦之卦象上巽下坤,象徵「觀」時當如祭祀般的用心真誠「盥而不薦,有孚顒若」,然後以「順而巽,中正以觀天下」超然的無私、無群、無偏態度,依理勢之脈動,如風般的遍行深耕,無有疏漏的察訪、探究,來繪製人我之間的生命藍圖。惟亦當有正確的認知:「觀」存在著因時位、閱歷、格局不同所產生的程度差異,不能避免的可能有不成熟、不完備童觀或闚觀的結果發生,但那實是一個持續學習、精進的過程;透過這般累續以蓄的修練,才能臻於「自知者明」的認識、了解本我的境地。

一階段的完成往往是為了再出發做準備,《堯典》也有著這般的思維。為了充分掌握不同的風土民情及相關的資源和限制,期使能與天地的變化更迭相串成;帝堯進用賢者、能者,命他們到各地「仰觀俯察」,匯集不同的資訊情報、天文地理的自然脈動,然後施之以最適當的作為得中以推展有著良善循環的「教思無窮,容保民無疆」的環境,終能創造一個「黎民於變時雍」止於至善的光耀年代。那般的運旋模式,恰和《臨‧象傳》與《觀‧象傳》所云:「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相應驗;也許《臨、觀‧象傳》正是《堯典》整理、推演的綜合結論呢!

 

 

 

1﹒中國古代社會文字與人類學的透視 許進東著臺灣商務印書館 533

2﹒新譯《尚書讀本》吳璵 注譯         三民書局印行    101128

3﹒新譯《四書讀本》謝冰瑩等人編譯    三民書局印行            24

4﹒《孫子兵法》徐瑜編撰    時報文化出版                      295

5﹒《讀經示要》下     熊十力        明文書局               913

6﹒《內在英雄The Hero Within    Carol S.Pearson       徐慎恕 朱侃如 龔卓                                                 203

7﹒本文所引用之卦爻及十翼傳之辭,皆援用 先生所著之《經典易》

prev4. 易經擂台 (1) : 天地水火篇 6. 尚書心得 -- 皇天無親,惟德是輔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4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4

更多...

歡迎新會員

partialsky 05月14日
kovida653 01月16日
0922677992 12月15日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