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2021年 3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 飛龍在天利見大人next

1. 高尚其事--易解尚書初探

 

高尚其事

           ──易解尚書初探

劉君祖理事長

 

  尚書為五經之一,行文詰屈聱牙【註1】,自古號稱難讀。經學傳承上又有今、古文之爭的問題,貫通義理颇為不易。易為大道之本、五經之源,孔子當年刪書贊易,微言大義自有相互發明之處。本文擬以易象易理旁通尚書,期以絜靜精微之學抉發疏通知遠之志【註2】。尚書博大精深,全解皓首窮年,本文先以全經大意起論。

幹父之蠱 

 

    尚書在先秦只稱為書,漢代始有書經和尚書之稱。孔安國傳說尚為上古之意,堯、舜、禹稱上古還說得通,商、周稱上古即有爭議。易經繫辭傳稱商、周之際為中古【註3】,可見孔傳之說難通,過去視為偽書確有道理。

  尚應為高尚、崇尚之意,所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註4】尚書所記二帝三王之事,敬天保民,定國安邦,堪為後世政治表率。堯舜禪讓,天下為公,更是歷朝歷代難以企及。尚若作上解,也是上乘、上進之意,立此典範,勉勵後人見賢思齊。若只是時代遙遠的上古之書,讀不讀與今人何干?

  繫辭上傳第十章有四尚、三至之論。易有聖人之道四: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研習易經能啟發思想、指導行動、創制立法,預測未來。深造自得之後,還可達到至精、至變、至神的最高境界。所謂「極深研幾,通志成務」,正是古今為政者夢寐以求的上乘修為。尚書作為一部政書,所期於聖君賢相者亦如是。

  易經蠱卦講積極任事,撥亂反正,與尚書主旨相通。序卦傳稱:「蠱者事也,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彖傳亦稱:「往有事也。」蠱其實就是故事,世間任何事物隨時光流逝,都會腐爛敗壞,成住壞空,生老病死,我們面對過去,必須去蕪存菁,有批判、有繼承、有創造。尚書所載二帝三王之事早成遺跡,而其中精勤為治的智慧仍值得後人參詳。《莊子‧天下篇》稱:「書以道事。」《荀子‧儒效篇》則云:「書言是其事也。」儒道先賢皆推重尚書在治事上的啟發。

  積極任事須固守正道。孔子說:「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註5】易經乾卦文言傳:「貞者事之幹也…貞固足以幹事。」蠱卦卦辭有元亨利,卻無貞字,明示風氣不正,必須痛烈改革以撥亂反正。蠱卦爻辭多云「幹父之蠱」、「幹母之蠱」,上爻且稱:「不事王侯,高尚其事。」依正道幹事才能恢復貞德,做大事而非做大官,弊絕風清之後,進入下一卦臨卦,卦辭又見元亨利貞。【註6

  撥亂反正是春秋經學的術語,哀公十四年春獲麟絕筆,公羊傳最末有云:「君子曷為為春秋?撥亂世反諸正,莫近諸春秋。則未知其為是與?其諸君子樂道堯舜之道與…制春秋之義,以俟後聖。」孔子刪書,斷自唐虞,堯典舜典高揭禪讓之義,大道之行,天下為公,與大易、春秋之理完全相合。司馬遷在史記自序中轉述董仲舒的教誨,有云:「易長于變…書記先王之事,故長于政…春秋辨是非,故長于治人。」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世事繁複多變,經緯萬端,確須深刻體悟這三大經的智慧。

  史記自序述孔子作春秋,立大義以「貶天子,退諸侯,討大夫。」這種依據真理打倒一切特權階級的氣魄,正合蠱卦上爻所稱:「不事王侯,高尚其事。」【註7】小象傳云:「志可則也。」孔子志在春秋,天下為公合乎自然法則──易傳稱為天則,多處卦爻皆予強調。

  同人卦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小象傳解釋:「乘其墉,義弗克也;其吉,則困而反則也。」同人、大有二卦闡述世界大同之理,全合禮運天下為公宗旨。推展國際和平之時,九四還殘存據地稱雄、伺機攻伐的霸權思想,自然不為國際社會所容,只能歛甲弭兵,回歸國際規範。本爻爻變,為家人卦。天下一家,豈可妄動干戈?「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的小康世行徑,家天下思想必須揚棄。尚書標榜堯舜禪讓,正合此義。《論語‧泰伯篇》中孔子盛讚堯之為君:「唯天為大,唯堯則之。」堯功成身退,傳賢不傳子,真正落實了大道無私的自然法則。

  易經六十四卦中,唯一卦爻全吉、必得善終的為謙卦,原因即謙讓不爭、功成不居【註8】。九三為全卦精神的代表,其爻辭云:「勞謙君子,有終吉。」小象傳:「萬民服也。」六四以此為表率,全力推廣,發揚光大,爻辭稱:「無不利,撝謙。」小象傳云:「不違則也。」勞謙即基本原則,怎麼發揮都不能違反背離。

  然而歷史的發展往往背離原先開創的典範,堯傳舜、舜傳禹,大公無私;禹再往下傳,就開了世襲罔替的家天下之格局。《孟子‧萬章篇》中存有「至於禹而德衰」的話,表示事隔近兩千年,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批判之力道未減,而孟子曲為迴護,既失立場,亦不知所云。「道性善,言必稱堯舜」的亞聖,自稱願學孔子,大言炎炎,在這大關鍵處卻失了分寸!

  謙卦四爻以後,五、上二爻都有刀兵之象,謙和之態漸失,往下轉成豫卦,卦辭云:「利建侯行師。」時代風氣全變,事事習於以武力解決了。

夏商周三代以迄於今,改朝換代,內憂外患,乃至於近世的國際纷爭,列強的霸權衝突,恐怖攻擊與全球反恐,冤怨相報何時了?依易經卦序,同人、大有之後為謙,謙極轉豫,豫之後為隨、蠱,隨著時代變化,終於累積共業成蠱亂之局,必得振衰起敝、力行革新了!

  震卦繼革故鼎新之後,為政權接班之象,說卦傳有「帝出乎震」之論。震卦初爻乍接重任,戒慎恐懼以對,屢經考驗而獲吉,小象傳及彖傳皆稱:「後有則也。」道心政統一脈傳承。四爻再接再厲,卻深陷人情私慾,偏離了原本正確的作法,爻辭云:「震遂泥。」小象傳:「未光也。」禹、湯、文武、成王、周公小康世六君子,所謂三代之英,已非大道之行矣!

  明夷卦彖傳中明言文王、箕子受難,五爻爻辭直述箕子明夷,和商周之際武王伐紂的大事有關,也是周易發展上的一大因緣,其二、上兩爻之小象傳皆提到天則。二爻相當於文王,雖受傷,終獲吉,原因為「順以則」;上爻即紂王,禍國殃民,先盛後敗亡,因為「失則也」。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真是歷歷不爽。

  天則究竟為何?乾卦文言傳有明確的解釋:「乾元用九,天下治也…乾元用九,乃見天則。」用九是群龍無首的境界,天下萬民共同治理,反對野心家獨裁專斷、殘民以逞。乾卦九五爻飛龍在天,只是「上治也」,一個人高高在上管理一切,容易滋生很多弊端,久而久之,難免亢龍有悔。明夷上爻暗喻紂王的昏暴,所謂「初登于天,後入于地」,即為顯例。

  繫辭下傳第二章:「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天下治正由取法天地而來,天無私覆,地無私載,堯舜的仁心仁政作了最好的示範。蠱卦彖傳稱:「蠱元亨,而天下治也。」幹蠱成功,撥亂反正,進入下一卦臨卦,初、二爻爻辭皆稱「咸臨」,基層皆參與治理,正是群龍無首之義。

  蠱卦上爻爻變,成升卦,打破特權壟斷,進致升平;初爻再變,成泰卦,澈底還政於民,終致太平。這和春秋公羊傳的三世義全合:據亂、升平、太平。蠱即亂世,幹蠱則根據亂世種種積弊,面對現實力行改革,不空想,不逃避。所謂「治起於衰亂之中」,世愈亂,志愈堅,喚醒民眾,群策群力,以至於成。《論語‧雍也篇》:「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分階段、抓重點,循序漸進,凡推動重大改革,必依此理。蠱卦卦辭所稱「先甲三日,後甲三日」,即為此義。

  蠱卦初爻為幹蠱之始,小象傳稱:「意承考也。」面對先人奮鬥之事跡,師其意不師其法,繼承中有批判和創新。上爻為幹蠱之終,小象傳稱:「志可則也。」志為心有所主,已樹立了更高更新的理想,激勵後人不斷推陳出新,止於至善。蠱卦初、上兩爻齊變,成泰卦,通天通地,繼往開來,這才是活的學習、活的傳統。《論語‧子罕篇》子畏於匡,患難中慨然而言:「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春秋頭條經文:「元年春王正月。」

公羊傳釋云:「王者孰謂?謂文王也!」何休解詁一語道破:「法其生,不法其死,與後王共之,人道之始也。」歷史上的周文王姬昌,所有事跡已成既往,後人要學的是活的道統精神,而非糟粕,食古不化絕非所宜。

  同樣,堯舜事業亦非盡善盡美,仍須與時俱進,更造新猷。《中庸》裡子思述其祖父行誼,有云:「仲尼祖述堯舜,憲章文武,上律天時,下襲水土。」孔子讚美堯舜,信受奉行;文武父死子繼,大本已失,但政績與典章制度可觀,也吸收參考;除了見賢思齊外,還直接取法天地,故能集大成而為至聖。《孟子‧公孫丑篇》引宰我之言,說孔子「賢於堯舜遠矣」,實非虛譽。《論語‧雍也篇》子貢問博施濟眾,孔子說:「堯舜其猶病諸?」也是真話。

  有了以上認識,我們再讀尚書,才真知義蘊所在,才能資深逢源,觸類旁通。

革故鼎新

  大同和小康不同,祖述與憲章有異,堯舜之治值得效法,禹湯文武則須保留批判。尚書的二典一謨﹝堯典、舜典、皋陶謨﹞足以為法;甘誓以後各篇,足以為戒。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這也是研讀尚書宜有的認識。

  堯典、舜典也稱帝典,隆重莊嚴,堪為典範。帝為主宰義,政事、人心均操持允當。易經說卦傳:「帝出乎震…萬物出乎震。」震卦在內,代表人內心有主,良知良能,自性自在。屯、復、無妄、頤等均為內震之卦,新生、再生、真心、養心,莫不生機充滿。震卦在外,表示行動有力,積極奮發。豫、豐為外震之卦,組織群眾,建立豐功偉業,內聖發而外王。

  二典一謨以「曰若稽古」開端,表示敬慎尚古的情懷,和佛經「如是我聞」相似,其他各篇則不再套用,有意將為法與為戒區隔開。大禹謨皆稱偽作,也云曰若稽古,義理文氣均有扞格,自禹而德衰,魚目不能混珠。當然,文可偽作,道理仍有可觀,在歷史上也確實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倒不必排拒過甚。

  堯典篇幅不長,首段高度讚揚帝堯的美德和政績,行文風格氣韻酷似乾卦彖傳,四字四字一句,音韻鏗鏘,圓融飽滿。乾卦代表天道,帝堯則天,尚書開張明義,理宜如此。「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格於上下。」全合謙卦之象。謙卦彖傳稱:「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謙尊而光。」繫辭上傳第八章闡揚三爻勞謙則云:「德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帝堯首行禪讓,謙德昭著,典範長存。

  「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這一段和大學修齊治平之理相當,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易經晉卦大象傳:「君子以自昭明德。」同人卦大象傳:「君子以類族辨物。」雜卦傳:「同人,親也。」由晉至同人,從小康躋大同,層次井然【註9】。晉卦三爻稱:「眾允,悔亡。」小象傳:「志上行也。」

升卦初爻即稱:「允升,大吉。」小象傳:「上合志也。」皆有允字,公平誠信服眾,可晉可升。晉卦小康,奮鬥至三爻才獲眾人支持;升卦升平,初爻即可允升。

  允恭克讓、克明俊德,克字顯現功夫。剛克柔克、克己復禮,天人交戰,理恆勝欲,自我克制的本事甚大。老子所謂:「自勝者強。」易經訟卦二、四爻爻辭皆稱「不克訟」,同人卦四爻「弗克攻」、五爻「大師克相遇」,大有卦三爻「小人弗克」等,可見去私就公之難。

  協和萬邦,實即世界和平。乾卦彖傳最後稱:「首出庶物,萬國咸寧。」元首出於眾人之中,不可世襲罔替,天下萬國才能安寧,和群龍無首天下治的天則相應。咸卦為下經第一卦,彖傳亦云:「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莫不厭棄戰爭,愛好和平,這便是大同之根基,故而同人卦彖傳稱:「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註10

  允恭克讓之前,還有「欽明文思安安」六字。欽字尚書常用,為敬事節用之意。《論語‧為政篇》孔子講為政之要:「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二典一謨中,帝堯帝舜派令人事,最後總說「欽哉」,叮囑幹部把事情做好。後世宣達皇帝御旨,以「欽此」收尾亦然。敬、信、節、愛也是大易精神所在,敬慎不敗、孚信通眾、剛柔適中,永遠是人立身行事的大本。

  協和萬邦之後,以「黎民於變時雍」六字作結。雍為和合,一般黎民皆知四時變化,所有生產作息與時相合,正是使民以時。觀堯典後文,派人測算時位、制訂曆法即知。孟子稱孔子為聖之時者,論語一開篇即說學而時習之,易經更是一切以時為依歸,乾卦彖傳:「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二典一謨講的正是高層領導統御之道,深識窮變通久之理,與時俱進,與時偕行。

 文思安安,平章百姓,文、章二字亦大有講究。經緯天地為文,法制嚴明為章,文章實即依法行政之事。易經噬嗑、賁二卦相綜,噬嗑明罰敕法、利用獄,賁明庶政、無敢折獄,講的就是法政相依又各自獨立之理。法貴清晰明確,公告周知;政難免隱諱文飾,以利權宜。噬嗑彖傳稱:「剛柔分,動而明,雷電合而章。」賁彖傳稱:「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政法乃國之大事,為精緻深奧的大文章,堯典開篇即予高度重視。

  往下敘述堯的政績,花了很大篇幅只說一事: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頒布曆法之後,允釐百工,庶績咸熙,一切都上軌道。然後求賢任事,嚴拒不肖子丹朱登用,否決共工理政,不看好鯀能治水,但仍迫於眾議勉強試用,結果浪費了九年寶貴光陰。最後徵詢接班人,接受薦舉用舜,將兩個女兒嫁給舜,多方測試觀察。

  舜典從舜接受考驗,「歷試諸難」談起,內政、外交皆表現出色,堯正式禪位給舜。舜登基後,祭祀天地山川,巡守四方,接見諸侯,劃定各州疆界,明定考績賞罰,然後斷然處置四凶,流放共工、驩兜、三苗及鯀,天下咸服。四凶在堯時居勢,以堯之賢明尚且無法驅除,可見為君不易。舜如此作為真是典型的幹父之蠱,其時堯還健在,他會不會有意見?舜怎麼擺平這種微妙的關係?

  舜攝政廿八年,堯才去世,百姓如喪考妣。三年國喪服滿,舜更展鴻圖,大幅調整人事:禹治水有功,派任閣揆;棄主農業生產,契主教化,皋陶任獄官執法等等。一共安排了廿二人就職,政務氣象一新。禹、契、棄三人正是夏、商、周三代的先祖,舜時嶄露頭角,各膺要職,影響往後中國歷史近兩千年。新閣中,最後任伯夷主禮、夔典樂、龍作納言控管過火的言論,值得深思。堯時四凶橫行,舜時也有「讒說殄行,震驚朕師。」可見再好的時代也有壞人壞事,仍須認真處理,不能鄉愿。大有卦天下大治,大象傳卻稱:「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懲治貪頑,不能手軟【註11】。政治還得有禮樂教化的功能,作之君作之師,這是中國為政以德的傳統,仍值得堅持和標榜。易經謙以制禮、豫以作樂,二卦相綜,排序在同人、大有之後,隨、蠱、臨、觀之前,確有甚深意蘊。

  舜在位五十年,巡狩南方時去世,照記載,活了一百多歲。堯舜二代的光輝事業,總括起來,可以革、鼎二卦代表。革卦大象傳稱:「君子以治曆明時。」彖傳又稱:「天地革而四時成…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鼎卦大象傳:「君子以正位凝命。」革故鼎新,明時正位,其貢獻在中國政治史上可謂空前絕後。

  革卦上爻爻辭有云:「小人革面,征凶,居貞吉。」小象傳:「順以從君也。」這可以解釋堯時還不能鏟除四凶,結黨逢迎固然可厭,處置急了容易影響政局穩定。鼎卦初爻爻辭稱:「鼎顛趾,利出否。」一旦大局已定,便清洗前朝餘孽,澈底除舊佈新,舜繼堯業,流放四凶,孰曰不宜?

  鼎卦上爻爻辭:「鼎玉鉉,大吉無不利。」小象傳:「玉鉉在上,剛柔節也。」鼎新事業已成,功成身退,玉潔冰清,足以垂範千古。爻變成恆卦,為長久計,又得安排合適的接班人。鼎之後為震卦,彖傳稱:「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所謂帝出乎震,事關道統傳承,確宜戒慎。

  堯舜禪讓傳為美談,其實嚴格來講都有瑕疵:堯不傳子傳舜,又將兩個女兒嫁給舜,女婿仍是半子,仍有不公之嫌。舜傳禹倒是至公,可惜委之非人,不意開啟了四千年家天下之政局,識人不明,遺禍千載,舜要不要負責任?清朝曾國藩有句名言:「做大事業的,以培植接班人為第一要義。」話說的對,他自己就沒完全做到,他悉心培植的李鴻章難以勝任清末的變局,表現差的很多。康熙大帝天縱英明,政績卓著,也有接班難產的遺憾,太子廢了又立、立了又廢,最後還搞得兄弟鬩牆,喋血宮廷。高瞻遠矚,後繼有人,真是談何容易?

  再者,中國政治講究修齊治平,堯舜也有遺憾。堯子丹朱不肖,舜父瞽叟不慈,不能齊家,焉能治國?傳說舜處此逆境,所謂「父頑,母嚚,象傲」,仍能和諧相處,且能感化對方。堯嫁二女於他,也是另一種試煉。《詩經‧大雅思齊》:「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易經家人卦彖傳:「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舜的修為確實超凡,但堯何以不能教子成材呢?

  無論如何,堯舜已是極難得的典範,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尚書以此為首,足以激勵萬世,使頑夫廉,懦夫有立志。皋陶謨中禹和皋陶論政,感慨說:「吁!咸若時,惟帝其難之。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黎民懷之。能哲而惠,何憂乎驩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堯如果真做到知人安民,就不會有四凶的問題,這裡禹避開了鯀不提,子為父隱,為親者諱,也是做人的分寸。

  如果說,二典呈現的是易卦第五爻的領導智慧,一謨就是第四爻的輔佐風範了。皋陶謨中有許多精彩觀念,真正千錘百鍊,感人至深,值得一再品味。

  「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無曠庶官,天工人其代之。」夙夜精勤,日理萬機,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全合易理。「安汝止,惟幾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君臣各安其位,對形勢高度戒慎敏感,一旦有變,配合無間解決問題。「臣哉鄰哉!鄰哉臣哉!」君臣關係如同親近朋友,相互切磋琢磨,德不孤必有鄰,和後世專制皇朝淪為主奴絕對不同。易經小畜卦四、五兩爻的對待即相當健康:四爻「有孚,血去惕出,無咎。」小象傳:「上合志也。」五爻「有孚孿如,富以其鄰。」小象傳:「不獨富也。」君臣上下互信互重,志同道合,不搞鬥爭猜忌、喋血相殺之事。

  皋陶謨﹝含益稷﹞最後,以君臣對歌作結。帝舜先說:「敕天之命,惟時惟幾。」高層領導永遠要洞察時機時勢的變化,推動政務,與時偕行。接著興起而歌:「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皋陶回應:「念哉!率作興事,慎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元首應以身作則,奉行國憲,沒有特權,做到這點很不容易,得一再反省要求。易經復卦三爻:「頻復,厲,無咎。」

巽卦三爻:「頻巽,吝。」三爻屬人位,人情充滿弱點,偏離正道,不夠虛心,屢改屢錯,屢錯屢改。復卦克己復禮,見天地之心,三爻爻變成明夷卦,一念之差淪落為黑暗的明夷之心。〈多方篇〉中周公代成王發布誥命,有云:「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人修行多麼不易!

  皋陶言罷作歌:「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君王掌握大方向,別管瑣碎的執行細務,與臣下作好職權分工,如此才能發揮組織正常的功能,產生卓越之績效。帝舜聽完拜謝:「俞,往欽哉!」道理說的真對,大家一起認真努力吧!【註12

建侯行師

  二典一謨在君臣唱和互勉中結束,進入甘誓前還有一篇禹貢。貢是貢賦,禹治水十三年,行遍天下,對九州各地的山川分布、交通物產、風土民情知之甚詳,因地制宜定出貢賦等級。禹貢是中國地理之濫觴,影響後世很大,至今仍有「禹甸神州」之稱。歷朝歷代的地理志、一統志,乃至清初顧炎武的《天下郡國利病書》,皆可視為不同時代之禹貢。江山如畫,豪傑之士觸目感興,通天下之志,成天下之務,實應有之義。

  乾卦講天理,時乘六龍以御天;坤卦明地勢,厚德載物,行地無疆。二典一謨闡揚高層領導統御之理,禹貢落實踐履於廣土眾民之上。人生志業,一定要建構足以實現理想的平台。繫辭傳末章有云:「天地設位,聖人成能,人謀鬼謀,百姓與能。」禹貢之意,深遠矣!

  為法的說完了,以下是為戒。禹死傳益,不久益又讓給啟,明擺著掩耳盜鈴轉一手,有扈氏不服,啟舉兵討伐,大戰於甘,滅了有扈氏。從此再無忌憚,傳子不傳賢,迷復不返矣!坤卦初爻:「履霜,堅冰至。」小象傳:「陰始凝也。」一旦私慾用事,必至上爻「龍戰於野,其血玄黃」,整部廿五史都為了爭帝位大動刀兵,民生愁苦。禹、啟之過,豈曰小哉?《淮南子‧齊俗訓》:「昔有扈氏為義而亡。」悠悠千載,是非公道仍在人心。「自禹而德衰」確為公論,孟子為之辯護,失了大本。

  甘誓一篇,作於戰前,文章甚短,讀來觸目驚心:「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天用剿絕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罰。」本為爭國,託詞天討,古今中外好戰者都是這種心態,醜化對方,神化自己。「左不攻於左,汝不恭命;右不攻於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馬之正,汝不恭命。」

這麼擔心兵士不服從命令,可見人心向背。「用命,賞於祖;弗用命,戮於社,予則孥戮汝。」不聽話就殺掉,還罪及妻孥,多麼可怕!二典一謨的雍容氣象,全不復見。

  四百多年後,商湯伐夏桀,戰前又有湯誓:「爾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賚汝!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再過六百多年,武王伐紂,作牧誓:「今予發惟恭行天之罰…勖哉夫子!爾所弗勖,其於爾躬有戮!」殺業輪迴,冤怨相報,伊於胡底?

  商朝盤庚遷都,遭致各方反對,他極力疏導,威脅利誘,無所不至:「乃有不吉不迪,顛越不恭,暫遇姦宄,我乃劓殄滅之,無遺育,無俾易種於茲新邑。」為了貫徹政令,不惜嚴刑峻法,趕盡殺絕,這是什麼德政?

  周公世稱大賢,在多方一篇中也警告各邦國,須服從天命,效忠周朝:「乃有不用我降爾命,我乃其大罰殛之!非我有周秉不康寧,乃惟爾自速辜!」這種語氣,在堯舜之時絕對不會出現。習氣夾纏,積非成是,令人慨歎!

  其實,知人任事皆有徵兆可尋,禹雖治水功大,處理人事耐心仍嫌不足。皋陶謨中,舜慨嘆堯子丹朱不才,禹接口自己公而忘私,治水時無暇照顧啟,然後標榜己功,唯三苗不服,建議帝舜認真處理云云。這裡已見驕亢心態,對付少數民族也存殺機,結果舜還是一本初衷,主張德化為宜。又有一段,舜讚禹為其左右手,希望他善盡勸諫之責,不要當面附和,退有後言。好端端地,帝舜何出此言?他觀察到了什麼嗎?有什麼不放心?《論語‧泰伯篇》宗旨在謙讓,最後一章孔子評論禹:「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幾度欲言又止,看其功大,保留了批判。不是嗎?

折獄致刑

    三代雖失大本,典章制度颇有可觀,仍須虛懷探究,立政、洪範二篇體大思精,是其中重點。立政為周公還政成王後所作,結合三代經驗,闡述設官理政的法則。洪範傳說甚多,有說和禹得洛書有關,有說為箕子向武王陳述治國大法。易經中坎、否、明夷三卦,和商周之際的歷史密切相關:坎卦四爻就是文王羑里之囚的情境,艱難困苦,反而造就了他學問志業的發達。否卦時運晦塞,小人當道,一旦出否形移勢轉,就得連合善類重整社會,四爻「疇離祉」之疇,和洪範九疇之疇相通,正常施政必有應遵行之大法,必有範疇。明夷卦五爻直接點名:「箕子之明夷,利貞。」小象傳:「明不可息也。」彖傳亦云:「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箕子裝瘋賣傻,熬過最痛苦之時期,殷政雖亡,文化仍獲薪傳,完成心願後飄然遠引,確是大賢風範。坎、否、明夷皆人生至苦至險之境,由此焠鍊出的大智慧,我們必須珍惜重視。

  立政中提出任事、牧民、執法三種官,君王須尊重其職權,不宜肆意干預。「文王罔攸兼於庶言;庶獄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是訓用違;庶獄庶慎,文王罔敢知於茲。…相我受民,和我庶獄庶慎。時則勿有間之,自一話一言。…繼自今文子文孫,其勿誤於庶獄庶慎,惟正是乂之。…其勿誤於庶獄,惟有司之牧夫。」周公不厭其煩,再三叮囑成王切勿干涉司法,一切由法官秉公處理,而且世世代代勿違此訓【註13】。這種絕對尊重司法獨立的精神,著實寶貴,看來中國的法政思想成熟甚早,可是後代帝王都不遵守。

  易經噬嗑、賁、豐、旅四卦,兩兩相綜,其大象傳即揭示政法互動之理。噬嗑卦辭:「亨,利用獄。」大象傳:「先王以明罰勑法。」顯然,「動而明…合而章」象徵的是立法權。法貴上下共守,人君不宜有特權,否則攀親帶故,其弊不可勝言。彖傳稱:「柔得中而上行,雖不當位,利用獄也。」六五柔中為君,無為而治,光明磊落;九四不當位為臣,為全卦「頤中有物」的主爻,擔綱執法,大公無私。兩爻身居高層,率先垂範,才能保障立法的尊嚴。帝舜以皋陶執法,若老父瞽叟犯罪,只能負父而逃,即為一例【註14】。

  賁卦大象傳:「君子以明庶政,無敢折獄。」折獄即司法審判,明庶政為行政權,絕不可以干涉審判的獨立自主。賁卦也有人文化成之義,政治不干涉司法,是文明社會的準則,是文化教養的表現。噬嗑、賁二卦相綜,立法、行政如鳥之雙翼,相依制衡。噬嗑上下卦交易,成豐卦,其大象傳云:「君子以折獄致刑。」公正審判,處以刑罰,這是司法權限。豐、旅相綜,旅卦大象傳稱:「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司法審判前須調查蒐證,定讞後發交獄所執行,都得行政單位配合,以期勿枉勿縱。賁卦代表行政權,和旅卦又是上下卦交易的關係,易經理氣象數之妙,涵蘊之深,令人讚嘆。

  大易的政法思想,除以上四卦外,還有訟、解、中孚等。訟卦卦辭言終凶,大象傳稱作事謀始,基本上反對纏訟,主張調和化解。《論語‧顏淵篇》孔子自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又稱:「片言可以折獄。」這些都是訟卦彖傳所稱:「利見大人,尚中正也。」解卦事緩則圓,冤家宜解不宜結,大象傳強調「赦過宥罪」。中孚卦信望素著,溫情脈脈,大象傳主張「議獄緩死」。皆可見出仁心仁政,罪疑惟輕,刑期於無刑的寬厚精神【註15】。

  舜典中「象以典刑」的做法,過失犯錯多赦免,故意作惡且不知悔改則施刑,合乎大易之理。今世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體制,已成現代國家之共識,亦可由尚書及易經的智慧中參悟。以上論法諸卦,大象傳皆言君子以,唯獨噬嗑稱先王以,可見立法權尤尊,依法行政、依法審判,這和西方孟德斯鳩《法意》主旨也相合。

集思廣益

  洪範九疇包羅萬象,格局甚大,凡與政事有關者皆在探討之列。五行為自然資源,五事為教養威儀,八政設官分職、經綸天下,五紀曆象日月星辰,皇極以身作則、大中至正,三德治民、剛柔互濟,稽疑為集體決策之方法智慧,庶徵以天象檢驗政績,五福六極據人因天、以行賞罰。本文初探尚書,僅就「明用稽疑」一項,略談與易理相關相通處。

  稽疑一開始就談到卜筮,專設卜人筮人推演軍國大事。「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有少數服從多數之意,也避免人情可能產生的誤差,是很有意思的設計。「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針對君王進言,重大疑難須各方徵詢、集思廣益,切勿專斷獨裁。首先,自己得認真研究問題,形成大致看法;然後聽取核心幹部的意見,討論箇中利弊。除了領導階層外,還要重視基層民意,了解民心向背;最後再以卜筮驗核,看看所有人的想法是否仍有盲點?如果全部一致,稱為大同,自然付諸施行,結果一定大好。

  如果卜筮顯示的天意和君王同,官意與民意反對,仍可決策施行,結果應該還不錯,表示君王見識超凡,為臣下所不及。如果天意和官意贊同,君意與民意反對,也應施行,可能君民有誤判。如果天意和民意贊同,君意與官意反對,照做,領導階層出了問題。如果龜卜贊同君意,蓍草則否,官民也反對,內事吉,外事凶,缺乏多數支持,難以凝聚共識,對外自然不宜。如果所有人都贊成,卜筮反對,還是不動為宜,天意幽微難明,人算不及天算。至於蓍草贊同君意,龜兆不吉,官民反對當如何?經無明文。古人似乎更重視卜,蓍短龜長,左傳上有此一說。【註16】無論如何,天意在決策中都有關鍵的重要性。

  以上的決策歷程,和易經益卦的原理相當。損、益二卦相綜,排序繼解之後,在夬之前,表示解決重要問題須斟酌損益,精打細算。益卦卦辭稱:「利有攸往,利涉大川。」有重大利益,也有不小風險。大象傳云:「見善則遷,有過則改。」所以既須秉持原則,又得機敏應變,隨時調整。益卦六爻所言,更是活脫脫的集思廣益的過程。

  益卦第五爻居君位,爻辭云:「有孚惠心,勿問元吉。」領導人勤政愛民,誠心為民謀福,不問卜也會有好結果,正是謀及乃心。第四爻為高官之位,爻辭稱:「中行,告公從,利用為依遷國。」這是謀及卿士,高幹執行政務,意見必須參考。初爻代表基層民意,爻辭云:「利用為大作。」國之大事,最好謀及庶人。二爻和五爻中正相應與,爻辭稱:「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永貞吉。王用享于帝,吉。」君王盛德,福國利民,龜卜所顯示的天意都不會反對,正是謀及卜筮。三爻和上爻出現凶象,誠心行中道則無咎,偏私不正反遭打擊。二、四爻爻辭中的從、違,從即同意接受,違即反對不從,針對議題各抒己見。

  益卦之後為夬卦,正是決策施行之意,其卦辭稱:「揚于王庭,孚號有厲,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御前議政,開誠佈公,獲致共識才定案決行。夬卦為雜卦傳卦序之終:「夬,決也,剛決柔也,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決策精當,處置得宜,產生了宏大的正面效果。繫辭下傳第二章講文明發展,壓軸也是夬卦:「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洪範明用稽疑的決策模型,確實值得千秋萬世參考。

  現代民主政治重視民意,往往將之神聖化,無限上綱的結果,未必沒有弊端。由於選舉掛帥,政客逢迎選民的短期利益,政策缺乏長遠考量,合乎民意未必合乎天意。舉例來說,今世美國許多作為不公不義,侵略伊拉克使生靈塗炭,拒簽生態環保的京都協定等,傷天害人,當時卻都有美國民意支持。當前全球暖化及能源危機深重,人類文明有浩劫之憂,世界大國的決策機制真得好好檢討了!

  易經謙卦圓善全吉,謙為言之兼,一切立論兼顧各方利益之平衡,遂得善終。謙以制禮,所有政經制度之設計亦應考量自然與歷史文化的因素,不宜一昧迎合現地當時眾人之需求。謙卦彖傳稱:「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天地人鬼神都福佑有謙德者,滿招損,謙受益,前述益卦的決策效益,可在以謙制禮的制度中實現。二典一謨中的聖君賢相崇仁講讓,以天下為公的風範合乎謙德,洪範明用稽疑的決策機制,又何嘗不是謙卦原理淋漓盡致的發揮?

  易經中論及天地人鬼神者有乾、謙、豐三卦。乾卦文言傳稱述九五爻:「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大人為易經修行的最高境界,全依天則行事,一切自信自肯,不必事先問占,自然會有最好的結果。益卦九五勿問元吉,革卦九五未占有孚,大有卦上九自天佑之、吉無不利,都是大人境界。

  豐卦彖傳稱:「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王者欲創豐功偉業,須深明天下為公之大義,積極付諸實行,勿憂己私,光照天下。尚大的尚,即同尚書之尚,雖不能至,心嚮往之;尚大的大,即大人之大,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老子有云:「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豐卦尚大,全合此義,其彖傳最後仍以天地人鬼神作結:「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謙和受益,豐滿招損,這是天地人鬼神都通行的無上真理。依易卦排序,乾卦第一,道生一,一生二、三生萬物,萬法歸一,天下之動貞夫一。謙卦第十五,正合洛書九宮數,縱橫斜三數之和皆為十五,又與洪範九疇之理數相應。謙卦大象傳:「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資源的生產和分配達到最公平合理的境地,圓善有終,也是天地間理數之必然。豐卦第五十五,是自然數從一加到十的總和,所謂天地之數,又與河圖相關。易經的理氣象數,錯綜複雜,頭頭是道,於此可見一斑。

  謙以制禮本為天則,要在現世推行卻很難,卜筮以見天意,更不可能為今人接受。大陸春秋學者蔣慶鑒於教義化民主之弊,宣揚王道政治,主張治理國家的三重合法性:天道、人心和歷史文化,建議落實成通儒院、國體院及庶民院的議會設計【註17】。懸義甚高,也與洪範稽疑之理相通,但只怕全無實踐可能。無論如何,今後的世界政治必須改絃更張,再不能瘋狂掠奪資源,置自然生態與各民族歷史文化於不顧,否則浩劫將至。易經噬嗑、賁二卦之後,為剝卦,以推展先進文明為名,行弱肉強食之實,國際政法失宜,必至崩滅。

保民無疆

  尚書最後一篇為秦誓,為秦穆公出師伐鄭兵敗後所作,深悔不聽善言而致敗。《荀子‧大略篇》:「春秋賢穆公,以為能變也。」說的就是這段,並與易經小畜卦初爻印證:「復自道,何其咎?」國君犯錯,深自追悔,勇於承擔責任,善莫大焉。益卦大象傳:「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豐卦居君位的五爻爻辭稱:「來章,有慶譽,吉。」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如此則一人有慶,兆民賴之。

2. 飛龍在天利見大人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27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27

更多...

歡迎新會員

partialsky 05月14日
kovida653 01月16日
0922677992 12月15日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