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2018年 11月下個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prev2-2 劉君祖老師易經錯卦班第二堂課98.4.30 筆記 班長整理 (簡體版) 2-3-2 劉君祖老師易經錯卦班第二堂課98.4.30 筆記(下) 石粵軍同學整理next

2-3-1 劉君祖老師易經錯卦班第二堂課98.4.30 筆記(上) 石粵軍同學整理

老師易經2009錯卦班筆記           第二堂課   石粵軍整理

Scott, SHIH 30 April 09

 

前言:

「屯、鼎、蒙、革」是針對以「屯」卦為起點,展開卦間相錯的關係加以討論,取其「錯綜複雜」之意;而「家人、睽、蹇、解」則是針對以「屯」卦相交的卦際關係展開討論,有「上下、內外相交易」之意。以上八卦,距「既濟、未濟」僅一爻之變,也象徵在人生終極覺悟中,往往在一念之間。這八卦在各爻變的可能變化,計有4096/8=512種;除此之外,還有「需、明夷、晉、訟」四卦,僅需動二、五爻即卦變為「既濟、未濟」(參見下表)。藉由不同的卦象及卦中卦的變化,由符號而實例,協助我們就歷史與時局「順數知往,逆數知來」,貫穿因果,以期能把握當下,有鑑往知來之功。

《易經》中追求人生終極的成就,以「既濟」與「未濟」作為代表。在六十四卦中,有十二個卦,只要一爻變,則為「既濟」或「未濟」,分別是「屯、蒙、鼎、革」、「家人、睽、蹇、解」與「需、明夷、晉、訟」;這三組卦中,每組四卦,兩兩相錯。從卦的角度來看,成功與失敗,往往繫於一念之間;也正是一步之遙,決定了全然不同的結局。反過來說,這一念所生,若非影響六爻中關鍵位置,則峰迴路轉,將產生不同於「既濟」、「未濟」的氣象。因此,各爻位在不同問題中,所佔有關鍵重要性自然不同。在《繫辭》中對各爻位的說明如后:「其初難知,其上易知,本末也。…二多譽,四多懼,近也。…三多凶,五多功,貴賤之等也。」(《繫辭》下第九章)

指出各爻變動代表對該卦中的意義。初爻代表第一步踏出去,起心動念,其未來變化難測;在策略上有佈局之意。而上爻代表木已成舟、棋到收官,最後大局幾定。因此,「蹇」、「家人」動初、上爻而「既濟」;「睽」、「解」動初、上爻而「未濟」,就有值得玩味的空間。從上表可知,此四卦之互卦 (二至五爻) 即為「既濟」或「未濟」,特別是原本爻動為「既濟」的「蹇」與「家人」卦,其互卦為「未濟」;而原本爻動為「未濟」的「睽」與「解」卦,其互卦為「既濟」。「家人、睽、蹇、解」相較於「屯、蒙、鼎、革」,主要是因為「有情」的差別,正因「動情」可以使人有「忘生忘死」的勇敢,也可以有「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轉折;往往因感情用事,造成失足千古恨。古語有云:「天地無情,以萬物為芻狗。」正是因為「無情」,而能平等對待,無分別心。一旦動情,則連天地都為之變化,「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因有情而失其真,有愛惡欲、陷迷而不能進,故無「元、亨、貞」。(1) 這「既濟」、「未濟」的一步之遙,卻又處處顯示墮落的陷阱,充分顯示「成中有敗象」,但「失敗為成功之母」細密思考。「問天地情為何物? 直叫人生死相許。」,「情」到底是迷障或開悟法門? (2)

 此外,三、四爻居人位,代表人的影響力可以改變結局 (好的或壞的都有),努力的空間還很大;「屯」、「革」動三、四爻而「既濟」;「鼎」、「蒙」動三、四爻而「未濟」,就多少涉及人的因素造成的結果。至於二、五爻,在卦中則多半是氣勢最壯、能力最強的實力部隊,(爻辭中多有「利見大人」、「飛龍在天」等),然而,卻仍可能因爻變而「既濟」、「未濟」者有「需」、「明夷」與「訟」、「晉」。這四卦中,「需、晉」與「訟、明夷」互為錯卦,而其「需」、「訟」與「晉」、「明夷」兩兩相綜又相交。因此,在錯卦的演義上,則僅有四個卦象,但卻更值得細細研究。 

明夷

 「需」卦與「晉」卦互為錯卦,代表人在物質的需求滿足後,就必然在心靈上追求更進一步的提昇;心理學上有馬斯洛三角形 (Maslow)之理論,代表人的五種需求,由基本的生存到最終自我的實踐,或許可以略加比對,相互呼應。(3) 在《序卦》傳中有「需者,飲食之道也。」;而「晉」在卦辭中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就明白點出「需」為「民生」問題,「晉」與政治參與有關,為「民權」問題。這也可說明了「經改」而後「政改」-- 經濟改革滿足後,進一步要求在政治上的參與與肯定。因此,中國大陸三十年經濟改革,使得整體經濟規模成長達七十餘倍;當中產階級出現,對政治改革的呼聲必然興起;雖然在開始時會遭受打壓,但終不會被壓抑。故爻辭中自初爻的「晉如摧如。」、二爻的「晉如愁如。」到三爻的「眾允。悔亡。」,就顯示其勢不可擋的呼聲;惟這樣的衝動,一路到底至上爻的「厲吉。無咎。貞吝。」就點出過度的自我權利意識,未必有利整體發展。而「訟」與「明夷」互為錯卦,指在大患中療傷止痛的殘局策略。「訟」即為爭執,相爭必有所傷,可能進而動武,產生更嚴重的後果。(卦序中由「訟」而「師」) 因此,要能斷定是非,必須執事中正,否則必定有所遺憾,造成有形無形的傷痕;所以,五爻動為「未濟」。而「明夷」卦則因為已至最深沉黑暗之中,情況不可能更壞,因此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目的在「得不到,就毀掉」的雙輸作法,以求殘局逼和,其實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見下表)

既濟

 

動二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需」卦卦辭中有「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雖在過程中小有曲折,但黃河九曲,終向東流,有孚于心,總有飛龍在天的時候。

明夷

動五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貞。

「明夷」即日落象,光明已逝,惟能堅持其志而不移,方能「既濟」。那怕在天道不彰、孤立無援,黑暗至極之中(五爻),心中所堅持的火苗仍在,就有希望。如箕子在紂王威權下,仍裝瘋賣傻,遠渡海外(今韓國),另創新天地,故為「明不可息也」。

未濟

動二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初生之犢,也許初步設想並不周全,或方向、本心有待調整 (受茲介福);如果能多向前輩請教,借鏡其經驗,加以發揮 (于其王母) ;或是藉由小規模的操作,多加磨練,就可以減少失敗的挫折 (未濟)

動五

九五:訟元吉。

中正而元吉,能斷天下是非。倘若不以中正,則必然有所怨懟。故「不利涉大川,入于淵。」

思之思之,鬼神通之

《易經》中所涵括的思想十分豐富,不僅在理、義上奠定中國文化思想的根基,在文學的成就上意義非凡,實踐落實在美學、建築、音律、繪畫甚至於運動武術上也有一定的影響力。如「明夷」卦中,爻辭的描述以苦象入詩,「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就簡鍊的文辭清楚描寫了「日落西山,失去熱度的光輝映照在掠過天際的飛鳥。失意獨行的旅人,看著這一幕,一個人在紅紅的太陽下拉了長長的身影;好多天沒吃東西了,餓著肚子,低聲下氣,想討頓飯吃還得看人家臉色,冷言閒語,心裏想到就洩氣,全身提不起勁,垂頭喪氣。」,一句話就說滿了意志消沉、人情蕭瑟的情境。而《易經》美學上的論點,以「賁」卦為代表;「賁」原有「人文化成」、「文飾」之意,在高貴的花器上 (貝殼做的) 種滿盛開的花卉,就是「賁」字的意象。從腳到頭擦脂抹粉還不夠,連車馬、房舍也要一併打理,最後還是覺得「自然就是美」、「簡單即真理」 (白賁,無咎。)。因此,中國在繪畫上強調「天地」,在構圖上注重「留白」的美感,降低彩度,追求靈性的表現。在音律上強調「餘韻」,講求「繞樑三日不絕」而不是一時的震撼;因此,絲竹弦樂一直為文人所習,作為養性修身的工具。中國教育上的目標一直是希望藉由人文的養成、美感等多方面的訓練,能內化而為「文質彬彬,然君子」。過去對《易經》的理解,多半著力於理、義方面,其實深入研究,《易經》可以在繪畫、文學、音樂、哲學、歷史、政治、法律、經濟、社會各方面加以廣大發揮。《管子》曾有「思之思之,鬼神通之。」就是說明因為深入思考,用心鑽研,其精誠所至,則能突飛精進,突破迷障,其勢有如鬼神助之。因此,對《易經》的理解,更應以此為勵,擴大其範圍到全面的生活中。

 由歷史見「屯、蒙、鼎、革」與「家人、睽、蹇、解」四組錯卦

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民進黨由在野一夕翻盤,就是一個由「屯」而「鼎」的例子,其後民進黨施政八年步履蹣跚,不能積極革新振作,也印證了「蒙」與「革」的變化。而國民黨此次因內鬥而分裂導致失去執政權,也是由「家人」而「睽」;而相交所暗喻的後果,就是由「鼎」而「屯」。歷史總是容易遺忘,因此不斷輪迴;這樣的情況也發生在1921年。當時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屯」象的清新,獲得群眾支持;國民黨因抗日成功,躋身四強,氣勢正如日中天,正值「鼎」盛。惟民國初創,舉步維艱,各方勢力相競角逐,原本都是黃埔子弟、中山先生信徒,到後來各據一方為霸,終於「家人」而「睽」。後因1949年國共內戰,共產黨攻破南京城,國民黨倉皇辭廟、亡命天涯,終於一夕變天,由「鼎」而「屯」。

 當年毛澤東有詩《入南京城》有「鍾山風雲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蟠今勝昔,翻天覆地慨而慷。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不但描述了當時國民黨的狼狽、共產黨的氣勢,更自比勝過歷朝開君王,能革天命、創新局。(4) 同時,也說明其統一決心,以開創歷史成就,留待世人評價。可惜,毛縱有此機遇,卻無奈倒行逆施,有違天命;在金門「古寧頭戰役」之後,國民黨以「退此一步,別無死所」的決心,終於能在台灣立定腳跟,展開對峙局面,重啟華夏新局。

 經過近六十年的敵對分治,到今年兩岸關係突飛猛進,春融破冰之際;第三次「江陳會」於南京舉行(2009),回首過去,雙方由「睽」而「蹇」,從彼此不接觸,到開放探親、經貿往來,藉由民間的接觸展開互動,在過程中不知曾虛耗過雙方多少資源。台灣身處亞洲最大經濟體旁,卻不能共享經濟成長的果實;繞過千山萬里,才恍然覺醒終於回到利基起點。「家人」與「解」,原是錯卦相對,卻要經歷「睽」、「蹇」的磨難方才有和解之象。只是六十年時間,此已由「所見事」而「所聞事」,至今民國故事已然為「所傳聞事」;國民黨是否能記取教訓,坐穩江山,仍是兩岸共同關注的焦點。

 就《易經》來說,以「革」卦最能夠說明「創新局、開天命」的作為;「革」卦中「元、亨、利、貞」四德俱全 (革:己日乃孚。元亨。利貞。悔亡),強調「順天應人」、不可過當,則可「未占有孚」。「革」卦的錯卦為「蒙」,意指革新、革命,要能先除「蒙」;也就是在革命初期,要能夠啟迪民智、喚起覺悟,才可能推動基層由思想化為意見和行動。「革」卦中有虎象,代表人世的氣魄和自信。五爻中有「大人虎變,未占有孚」,就是說明有此氣概,不用占卦也能得天之佑。傳說武王伐紂時,出兵前求得一占,天意示警,其象大敗。然姜太公對此,認為天命所屬,機不可失,故占則不信。他「焚龜折蓍」並怒斥「枯草朽骨焉成大事」,鼓勵武王出兵討伐,遂成大業。

 從幾個構面來看「屯、蒙、鼎、革」與「家人、睽、蹇、解」四組錯卦

一、「元、亨、利、貞」四德

二、公與私 家國與天下

三、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四、草莽與廟堂 「屯」與「鼎」

五、成王敗寇與匪寇婚媾

六、雨血之解

 一、「元、亨、利、貞」四德

在卦的觀點來看整體事件的發展,在卦辭中往往以「元、亨、利、貞」四德來評斷;而就各爻的觀點分析每個階段中的狀態,則爻辭中則以「吉、凶、悔、咎」來做註解。以「屯」、「蒙」、「鼎」、「革」四卦來分析: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鼎:元(),亨。

革:己日乃孚。元亨。利貞。悔亡。

 從上述卦辭中,「屯」因初生之體,襲天地之象,故四德俱全。「革」為草創開拓,希望無限,亦具全德。「蒙」則因有所蔽,為情、為錢、為權,而失去清靈本性的「元」氣;六三爻有「勿用取女。見金夫。不有躬。無攸利」,點出了「情欲」與「財富」的誘惑。「鼎」則因個人/小團體的既得利益不能放手,而失去原有的初衷本意(開國氣象),不能堅持追求天下大利,故無「利、貞」。特別是在「鼎」卦中,以四爻「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點出了貪腐結構,而五爻「鼎黃耳,金鉉,利貞。」更說明了共犯結構的成形,以至於二爻「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實力派大將的徒呼負負。原本唯一當位的三爻也不得不隨波逐流,直至「方雨虧悔」,完全說明了「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的無奈。而四爻變為「蠱」卦 (卦辭中亦無「貞」),正是不正之風蔓延;因此,要想能夠長治久安,就必須從「利、貞」著手,而後能「正位凝命」。

 就「家人」、「睽」、「蹇」、「解」四卦而言,其以「利」為主要因素。就卦序解「家人」、「睽」、「蹇」、「解」此四卦,囿於「有情」而生是非之象,家人因故翻臉,以致諸事不行,至此方悔而求解;早知如此,何苦空耗一場? 故此四卦以「利」為著眼,在「睽」卦中,因翻臉後彼此都佔不著便宜,連「利」都沒有,更是無利可圖的賠本生意,實在不值。在其他三卦中,所「利」者,包括有:方位 (西南)、剛柔 (坤以順)、大人、女人。

家人:利女貞。

解:利西南,無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睽:小事吉。

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二、公與私家國與天下

火風「鼎」與風火「家人」兩卦相交,代表小我與大我間的相互關係;「鼎」為公,為大我;「家人」為私,為小我。《大學》中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思維 (4),認為社會的安定力量,可藉由組成單元體 (個人與家庭),自內而外擴及更大的範圍,故「家人」卦辭中有「正家而天下定矣」的說法。而上下相交,則內能齊家 (家人卦),外能治國 (鼎卦)。因此,「家人」卦上爻變為「既濟」,意指只要家和萬事興,則一切搞定。相對來說,自夏禹後而家天下,執政者多為一家一族所組成,每朝均為一家;如唐朝李氏,宋朝趙氏,明朝朱氏等;因此,「鼎」卦與「家人」卦,均有近親繁殖的小團體象,這樣的結果,起因於對「家人」的信任感和對「鼎」的執政大權旁落的恐懼;「家人」卦卦辭為「利女貞」,就是希望皇族家人間能以柔化怨、堅忍為家;藉由「家人」的勢力穩固,保有百年江山。然而,缺乏外來的新衝擊,「鼎」卦終不可免地埋下了「未濟」的因果。

就「鼎」卦所代表的公器之象,在九四爻辭中有「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其中「鼎折足」所代表的支持的民意消退與失望;「覆公餗」則點出了政府的腐化,以致造成人民資源的浪費、動搖國本。在當時,已有政府資源非皇室或執政者所有,而是屬於「公有」。「其形渥」,則指出吃相難看,肆無忌憚;四爻爻變得「蠱」卦,正是要求改革的聲浪即起之時。過去「鼎」卦因改革而起,此刻也可能因改革而失落。初爻爻辭有「鼎顛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無咎。」,正是指出將過去不好的積習掃除,只要能做得到,無論是誰,都可以有資格擁有執政權。因此,由「鼎」而「屯」就暗示即將失去所有,重新來過。「屯」卦中相交「解」卦,就為由「鼎」而「屯」提出了最有力的作法;在「解」卦上爻中有「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以公用之隼 (利用公眾的力量) 來解決「鼎」卦四爻的問題,是適當而無往不利。特別針對不能和解、不能退讓、妥協的公眾利益、公道正義 (時至六爻,時機成熟),就必須放手去做。此時,有廣大的支持勢力,如高墉般可恃;解決禍源,消滅全民公敵,就毋須躊躇猶豫,「獲之,無不利」。

三、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在《易經》中,強調「當為其應為」,則「自天佑」之,吉,無不利。」「自」為主觀條件的支持,強調堅定意志和信念;「天」有客觀環境的配合,說明「得道多助」的意義。在爻辭中,則以「無不利」,來強調這樣的作為,給予最高的肯定。

「解」,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

「鼎」,上九:鼎玉鉉,大吉,無不利。

「屯」,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無不利。

在「解」卦中,同上文所述「剷除全民公敵,毋須手軟」是「無不利」的當為;唯一要瞭解的是「伺其當時」,也就是待積怨如山,有廣大民意如高牆般堅實地支持,方可採取行動。在「鼎」卦中,雖然現實上官僚體制形成共犯結構,但民意的期望和執政的願景卻不可失,這樣的理想牽引著深受荼毒的百姓生存的勇氣。因此,這樣的憧憬是崇高而不容有瑕,如玉石般潔淨冰清。一如在宗教中對現世的不滿和無力,都將這種力量轉化為來世的光明,即為「鼎玉鉉」;而這樣的理想,有其節度,能貼近人心,獲得共鳴,正是「剛柔節也」。在「屯」卦中,四爻指得是草莽的經營高層動向,究竟是以初爻百姓意向為念「為人民服務」;還是向上求其發展,向九五討好? 在此,屯四做了最好的選擇,以民意為依歸,強化對基層建設。因為在「屯」卦時,九五資源有限,不能有所作為 (是以「屯其膏。小貞吉。」),所以在五爻討不到好處,還不如回頭積極建設,鞏固自己的地方勢力比較實在。這就是《易經》中「求婚媾」的概念。

四、草莽與廟堂 「屯」與「鼎」

在爻際關係中,有「乘、承、應、與」四種;其中「乘承」為上下相鄰二爻間的關係;而「應與」則指跨內外卦間同等相對位置的爻間引力,如:初與四,二與五,三與上爻中若有似無的影響力。在爻辭中,就以「求婚媾」作為暗喻。以上文「屯」四寧以初九為依歸,而不向執政九五討好,就是一例。但這樣的態度,往往因環境變化而徹底顛覆了「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理想;在野與在朝,透過錢與權的交易,《易經》又再一次赤裸裸地剝開這臭不可聞的醬缸文化。

「鼎」卦中有內鬥相爭之象,每個人莫不希望獲得六五青睬,而分享資源(金鉉)。九二與九四的大將與內臣,藉由「應與」與「承乘」的關係,各自施展。惟此「鼎」之時,不若「屯」之彼時;「鼎」卦九二「我仇有疾,不我能即」代表鬥爭落敗,成為有實力的失意政客;也說明政治上「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的不變道理。「仇」即為怨偶 (佳偶曰「配」)。相較於「屯」卦六二的「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的肝膽相照,已不復見矣。而當年的熱血青年 (屯四),經過社會洗鍊,早已失去當年的志氣理想,成為貪吃不擦嘴的大老鼠。而「鼎」卦四、五爻上下交相賊,一來顯示五爻的好惡「寡人有疾」的人性弱點,二來再次說明「親小人、遠賢臣」千古不變政權興隆與傾頹的關鍵因素。(按:老師加註「人之所以不變壞,可能是因為沒機會,而非自制自覺。因此『先爽後修』論,又得一實證。」)

prev2-2 劉君祖老師易經錯卦班第二堂課98.4.30 筆記 班長整理 (簡體版) 2-3-2 劉君祖老師易經錯卦班第二堂課98.4.30 筆記(下) 石粵軍同學整理next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訪客未登入...

會員登陸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線上用戶

5人線上 (1人在瀏覽歷屆研習營論文(線上觀看))

會員: 0
遊客: 5

更多...

歡迎新會員

Lien045 08月17日
597078571 07月23日
kuozuoyi 02月07日
LindaPai 11月23日
mei 05月25日
clwu 02月16日
missychu 12月08日
scottshih 10月10日
karenleu 08月27日
poprx96 02月28日